您的位置 首页 常识

风沐雪景薄玉最后在一起了吗(风沐雪景薄玉的小说叫什么)

“小女身份低贱,不值圣上挂念,圣上不如先听小女这首曲。”风沐雪稳定心思,顶着极丑的妆…

小说:重生后,她再给皇上唱前世小曲,惹皇上追求,她:你不配

“小女身份低贱,不值圣上挂念,圣上不如先听小女这首曲。”风沐雪稳定心思,顶着极丑的妆容,不容他多说,已经拨动了琴弦。

“天苍苍,雪茫茫,如相初,如想念。清明月下,是谁的琴声悠扬,黄梅时节,是那情如雨下。定的那相思忆,终不负相思情,若闻君有他心,勿复再相思,当风扬其灰,相思与君绝。”

那清脆婉转的歌声,令旁边厢房的人都忍不住探头张望,忍不住好奇,这能够弹凑如此动听的琴声的人到底是谁。

这琴声,歌声完全可以和那以琴声名震天下的夜净公子相比了。

风沐雪一曲唱完心里是砰砰直跳,以前做任务时,身上绑满了炸弹也不曾让她这么紧张过。

微微抬眼果不其然,那傲然绝世的男人气势大变,身边布满了戾气。

“你,到底是谁?”

景曜寒大步流星走了过来,一把掀翻她桌上的琴,琴落在地上弦也断了发出来响脆的声音。

她的下巴被他紧紧抓住,“你怎么会知道这首曲,说!”

风沐雪眼里带着清然的笑,对于他的过激的反应有些嘲讽。

这首曲是他们曾经相爱时,她改编的乐府民歌为他创作的。

他还曾信誓旦旦的承诺,君不会有他心,她只能一直思念他。然而第二年却封薛长澜为妃。

“三弟。”

景薄玉从他手中将她夺了过来护在身后,“都说是师承一人,你又何必如此介意?”

“师承一人?朕只知道那人说过这首曲独一无二,朕倒是想知道你的师父是何人?”景曜寒寒着眼步步紧逼,“你和雪贵妃有什么关系?”

风沐雪被他的气势盖住,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腰却被人安然的稳住,才让她没能摔下。

看着气势如虹的那个人,风沐雪暗中掐了下自己,是她太心急了。

现在什么资本也没有,她能够做什么?

现在她不是那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风沐雪,而是风家旁支的风沐霏。

“皇上说笑了,我也是风家一份子,姐姐会的,自然是名曲,教学的夫子都是一人,自然是会。没想到小女不才,学了姐姐的几分精髓。只是不知是不是这学的不够像,侮了姐姐,才令圣上如此大怒?”风沐雪大大方方的嫣然一笑,问道。

景曜寒看着她,那漆黑冷然的目光里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为什么,再听到和那女人相关依旧能够令他如此大动干戈?

“皇上……”一声柔情似水的声音响起,门处走来一个女人,着着一袭简单却不失华丽白衣,长相更是柔美。

“你怎么出来了?”

景曜寒凝着眉,过去扶住她满眼都是关爱。

“臣妾见你迟迟没有来,有点担心……刚刚听到的歌声很是动心,忍不住听了听。”

“你身体还没好,不要随便走动。”景曜寒把自己身上的大衣取下披在了那女人身上。

女人深情一笑依偎在景曜寒身边,这才正视着站在一旁的风沐雪,“刚刚是你在弹唱?”

“……”

风沐雪拳心紧紧握着,看着那个女人。一瞬间清亮的黑眸变得更加的炙热,嗜血。

薛长澜!

这女人就算化成灰她也能够记得。

当初和她情深意切的好姐妹,然而却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被景曜寒册封为妃。

“我们娘娘问你话你,那家的野丫头不懂规矩?”薛长澜身边的宫女朝着她呵斥着。

“是。”风沐雪深吸了一口气。

“弹得很不错,这琴技不禁让臣妾想起来雪姐姐,咳咳……”女人咳嗽两声,依偎在景曜寒身上,问道,“皇上发怒是因为有什么出错吗?臣妾听着挺好啊。”

“好?”

那高贵的男人冷笑一声,“她害你害成这样还好?”

“皇上,那件事……不能怪姐姐……咳咳……”薛长澜虚弱的咳嗽两声。

她害她?

风沐雪猛然像被人用锤敲醒,被关万凤宫她一直没有得到外界的消息。

她怎么害薛长澜了?

看着对面的男人,她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找他们对簿,然而她知道,这样也是无济于事的。

她要知道自己的死因,也要为自己证明!

“你还替她说话,她何德何能,她若能有你这善心一般就好了。行了,别说了,先回去吧。你看看你,身体不好出来做什么。景曜寒冷着脸,眼里却带着难有的柔情,搂着薛长澜,极为关切。

转脸看着风沐雪却是一片冰冷:“若不是薛妃大度哪怕你们风家全部灭门朕也不会吝啬。”

“皇上……”薛长澜拉了拉他的衣服。

她才不是想要替风沐雪说话,只是担心那件事败露,虽说风沐雪已经死了,她亲自查看的尸首,但凡事有个万一。

“你就是这么善良才会让那恶毒的女人变着法子害你。”景曜寒说着。

风沐雪手心紧握,恶毒的女人?呵,她竟然成了他口中恶毒的女人了,还想要用她全家陪葬?

这个昔日口口声声说爱他,独有一心的男人却为了别的女人,赐她毒酒还不够,还想灭她满门?

“小女斗胆,敢问皇上,雪贵妃到底做错了什么?”

风沐雪站在原地,脸上虽然一片花妆眼底却是带着坚毅。

她想知道,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他对她这么有成见甚至死她一个还不够。

景曜寒盯着她,那倔强的模样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景曜寒布满冷气的眸子动了动。

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

“皇上!”薛长澜生怕景曜寒说出来,急忙叫了一声,在景曜寒询问的眼中,又柔柔的说着,“姐姐都已经死了,给她留点情面吧。”

“你太善良了。她若泉下有知有你这么好的姐妹也该欣慰了。”

景曜寒大男人的将她搂入怀里,叹道。

“雪贵妃如何?”风沐雪逼问道。

“你不配知道。”

他目光冷漠的扫了一眼风沐雪,护着薛长澜。

“二哥,看好你自己的人,不是谁都是她可以高攀的。”

高攀?

她以为她做的这些就是为了高攀他?

景薄玉微微一笑大手放在风沐雪肩上,对于景曜寒的话只是轻笑,并不以为然。

风沐雪心里一阵冰冷,深深闭上了眼。

她想笑,却没有力气,再去笑一个她爱了两世却被人当成尘埃的男人。

她想哭,却觉得太傻。都已经死了,心还没死吗?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由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文章及图片非本站所发,由用户投稿自发贡献,如有图片及内容侵权不通过邮件告知删除,而擅自诉讼/敲诈/勒索,本站概不妥协,本站认为是在敲诈,必将拿起法律的武器坚决捍卫自己的权益。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第一时间发送邮件至 30934214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ces.com.cn/8033.html

作者: 投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30934214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0934214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