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常识

望海潮一句原文一句翻译(柳永望海潮·东南形胜原文译文与赏析)

望海潮·东南形胜 柳永 〔宋代〕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

望海潮·东南形胜

柳永 〔宋代〕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望海潮》,始见于柳永《乐章集》。调名当由钱塘观潮之意取之。双调,一百零七字,上片五平韵,下片六平韵。这首词,当时颇负盛名,流传很广。

柳永《望海潮·东南形胜》书写杭州繁荣、壮丽景象,读来激情澎湃

罗大经《鹤林玉露》说:“此词流播,金主亮闻歌,欣然有慕于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遂起投鞭渡江之志。”彭孙通又云:“金主亮颇知书,阅耆卿西湖作,欣然有慕于‘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遂起投鞭渡江之志。乃密隐画工于奉使中,写临安山水,复画己像,题‘立马吴山第一峰’之句。”这些说法虽未必尽然,但由此可证其流传之广,感染之深。

至于这首词的创作缘起,据说是为赠驻节杭州的两浙转运使孙何而作。罗大经《鹤林玉露》云:“孙何帅钱塘,柳耆卿作《望海潮》词赠之。”徐钒《词苑丛谈》则云:“柳耆卿与孙相何为布衣交。孙知杭,门禁甚严,耆卿欲见之不得,作《望海潮》词往诣名妓楚楚日,“欲见孙相,恨无门路,若因府令,愿承朱唇歌之。若问谁为此训,但说‘柳七’。中秋夜会,楚婉转歌之,孙即席迎耆卿予坐。”梅禹金《青泥莲花记》中也有类似记载。这些说法似为可信,词中“千骑”以下五句略可验证之。

这首词,是柳永长调慢词的名作之一。从一开头,诗人就气韵十足地挥毫力写三句: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柳永《望海潮·东南形胜》书写杭州繁荣、壮丽景象,读来激情澎湃

这三句一气贯注,排奡连出,在背景广阔的画面上勾勒出杭州古城的胜概。首句四字,点明杭州所在的方位和优越的形势,二句点明杭州是三吴地区的名城重镇,三句则言明杭州的历史悠远,久盛不衰。这几句既是实写又是泛写,画出大体轮廓,为下面具体景物的描绘创造出一种宏大的气势,然后毫无凝滞地依次点出数景: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这三句立意巧妙,取景典型。“烟柳”与“画桥”本为二景,四字相连,构成一组极富诗意的景观,轻纱似的烟雾中,隐现着枝条柔细的杨柳,点缀着绘画精美、色彩鲜艳的小桥。诗人仿佛是一位出色的向导,带引读者渐渐走进了用他艺术语言再现出来的胜境之中。随之彩笔轻点,勾出“风帘翠幕”的小景一-那些富庶人家,挂着挡风的帘子和用翠鸟羽毛装饰的帷幕。接着又把场景拉开,用“参差十万人家”一句,从总体上把人烟稠密,屋宇栉比,建筑风格多样的杭州外观景象概括无遗。正当饱览城景,目不暇接之际,诗人忽而再辟新境:

柳永《望海潮·东南形胜》书写杭州繁荣、壮丽景象,读来激情澎湃

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

“云树”,言树之高,上耸云际。亦言树之多,茂密如云。树,是静物;堤沙,是静态。中间夹一“绕”字,景物写活了,一字点透,跃然而出,一道绿色长城护绕着钱塘大堤向远方伸开去。写到钱塘江岸边景物,视线自然旁及江面,于是描画出“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的壮丽景色。这两句,虽然语言夸张,但写的却是真实感受。钱塘怒潮,名传遐迩,自古以来即为诗人咏叹的天下胜景,唐宋两代更不乏名篇佳句。

如宋昱《樟亭观涛》云:“涛来势转雄,猎猎驾长风。雷电云霓里,山飞霜雪中。”朱庆馀《观涛》其二云:“木落霜飞天地清,空江百里看潮生。鲜飚出海鱼龙气,晴雪喷山雷鼓声。”赵嘏则有“一千里色中秋月,十万军声半夜潮”之句。至于象潘阂“来疑沧海尽成空,万面鼓声中”、范仲淹“长风方破浪,一气自横秋”这样的诗句更是比比皆是,俯拾即得。

柳永《望海潮·东南形胜》书写杭州繁荣、壮丽景象,读来激情澎湃

钱塘大潮,以秋天八月十五日前后最盛,柳永此词所写当是他目睹此景,心领神会,而后见于词篇的。他这首词并非专写钱塘观潮,所以只顺手拈出两句,但却是传神之笔。一个“怒”字,点出狂涛凶猛之势;一个“卷”字,点出巨浪万钧之力。真是铁笔纵横,气势磅礴。这就是郑文焯《大鹤山人词论》所说的“以沈雄之魄,清劲之气,写奇丽之景,作挥棹之声。”细加咀嚼,确有身临其境,天地欲浮,乾坤摇荡之感!

接下去,笔锋陡转,由惊人魂魄的钱塘怒潮回到民丰物茂的繁华街市:

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竟豪奢。

街市上陈列着晶莹玉器,透出一片珠光宝气。家家户户,殷实丰足,堆满精美的丝罗绸缎,竞相争豪斗富。通过这两句,生动地反映了北宋经济高度繁荣的情景,同时,也把“钱塘自古繁华”的景象刻划得细致入微。

词的下片,主要写西子湖自然风光之美。一开头就探囊得珠,画出西湖令人神往的佳丽景色:

柳永《望海潮·东南形胜》书写杭州繁荣、壮丽景象,读来激情澎湃

重湖叠谳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这三句与上片所写的钱塘江景,前后辉映,景观异色,胜趣无限。开头“东南形胜”四字,于此益见其内蕴厚实,语非虚出。“重湖”指的是里西湖与外西湖,两湖之间有孤山相隔,而湖之四周又有翠峦叠嶂,故云“叠谳”。因此,“重湖”与“叠谳”相形,点出湖山层隔重叠,山光水色,相映成趣。然后再以“清嘉”二字承结,突出山水之清丽秀美。二、三两句再就湖景濡染:一写秋天桂子飘香,一写夏季荷花映红。而“三秋”言桂香之久,“十里”明荷花之多。这三句合起来,把西子湖的风雅幽姿描绘得淋漓尽致。颇有动墨横锦,摇笔散珠之妙。下面的三句,又翻进一层新意:

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

这看上去是写人物活动,实际上是写湖上风光:晴天丽日,羌笛悠扬;夜空幽渺,菱歌荡漾。更有老翁垂钓,少女采莲,笑声盈盈。也许,有人会说柳永所描绘的生活画面不能反映封建社会的本质。这当然是对的。可是,诗人的目的并不在于揭示这一点。他只不过是把沉醉于西子湖迷人景色的情怀,尽情吐出罢了。词的最后五句,转到为孙何而作的意思上来,写了几句颂扬的话,但仍然扣住分寸,不肯远离词的描写中心。

柳永《望海潮·东南形胜》书写杭州繁荣、壮丽景象,读来激情澎湃

“千骑拥高牙”一句,形容孙何地位显贵,声势显赫,随从众多。“乘醉听筲鼓,吟赏烟霞”两句,描写孙何悠闲而又儒雅的生活。句中的“箫鼓”、“烟霞”与杭州的繁华和山水之美都有着一定的联系。而最后的“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两句,意思更是如此了。既是祝愿孙何早日高升,回到朝廷去,又是借辞夸美杭州山水,立意是十分巧妙的。

这样写,首尾呼应,前后贯通,使这首词保持了艺术上的完整和统一!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由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文章及图片非本站所发,由用户投稿自发贡献,如有图片及内容侵权不通过邮件告知删除,而擅自诉讼/敲诈/勒索,本站概不妥协,本站认为是在敲诈,必将拿起法律的武器坚决捍卫自己的权益。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第一时间发送邮件至 30934214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ces.com.cn/5316.html
广告位

作者: 投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30934214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0934214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