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常识

李凭箜篌引原文及翻译拼音(李凭箜篌引赏析及感情)

一、《李凭箜篌引》 李凭是当时的国府乐手,也是一个美人儿。 李贺对李凭的了解源…

一、《李凭箜篌引》

李凭是当时的国府乐手,也是一个美人儿。

李贺对李凭的了解源于顾况的《李供奉弹箜篌歌》,创作的这首诗是在李贺真实听到李凭的弹奏后大为赞赏,久久不能忘怀。

(制作一段绘画视频)想象着:九月高秋,箜篌弹奏。空山凝云,雷电不闪。是谁如此高超的琴技,感天动地,使江娥啼哭素女忧愁?原来是国府乐手李凭在弹箜篌。其声清脆,如昆山玉碎;其声雍和,如凤凰鸣叫。其声悲凄,如芙蓉泣露;其声欢快,如香兰娇笑。其声柔和,让十二门前秋光融融;其声至诚,使郊社享殿天神皆降。其声急骤,如女娲炼石补天处,忽然迸裂,秋雨陡至;其声精妙,能教神妪弹奏箜篌,能舞老鱼瘦蛟。其声醉人,让赏者听而忘倦,以至夜色深沉,露湿月冷,砍桂的吴质依着桂树,难以成眠……

回归到文本:

吴丝蜀桐张高秋,

吴丝蜀桐是箜篌的制作材料,张字写出了一个庄重的气氛,准备开始弹箜篌的起势。因为李凭被称为国府乐手,因此每次演奏都非常谨慎,张字无意间也提现了这一点。高秋奠定了全诗的基调。千万不要小瞧了秋这一个意象。秋天是一个万物肃杀的季节,高秋则是深秋,深秋之气象,万物萧瑟、寒风渐起。李凭在深秋肃杀的时节庄严隆重的准备开始弹奏箜篌。在这里也奠定了全诗悲歌的基调。

空山凝云颓不流。

江娥啼竹素女愁,

一个好的乐手应该具备什么特征?当然是能让人用最接近生活的声音深切感知情感。在这里作者以实写虚,用客体事物的状态来描绘声音。空山一词将地点由弹奏现场转移到空旷原野,高山流水听到箜篌声都凝滞不动,飘忽不定的云也仿佛侧耳倾听箜篌之声,江娥、素女是两个典故的运用,江娥啼竹出自张华《博物志》:“舜死,二妃泪下,染竹即斑。妃死,为湘江神,故曰湘妃竹。”素女出自《世本》:“庖牺氏作瑟五十弦。黄帝使素女鼓之,哀不自胜,于是破为二十五弦。”两个意象中,一个是个凄美壮烈的女子形象,一个是乐女形象。两个女子形象对应的恰恰是李凭。作为神女,与自然景物相互配合补充,极力体现出了李凭箜篌之声的动人心魄的魅力,自然万物不管是人还是非人都会被箜篌之声所吸引。

李凭中国弹篌。

此句运用“赋”的技法,直接铺陈交代了人物地点,点明了李凭的弹奏之地是在京城,中国则是国之中央,开篇前四句,先写琴、后写声,最后描写人物地点,有一种感知的从外向内推的,从外向里收的状态,将前面作者主观感知的事物包裹其中,突出了音乐之声,标明主次。

昆山玉碎凤凰叫,

芙蓉泣露香兰笑。

这是全诗精髓的地方,我们先感受一下这个音韵手法的技巧。玉,碎,风,叫,泣,露,笑。连续多个去声放在一起,声调上短促有力。这两句句直接描写乐声,用玉碎之声、凤凰鸣叫之声直接类比箜篌之音,玉碎之声清脆短促,凤凰用“叫”一字,也突出了声音尖细;作者同时运用联觉效果,玉碎之状在触感上是尖细锐利的,用触感联觉听感的尖细,突出了箜篌之音的特色。

芙蓉一句,则极富邪魅色彩,芙蓉、香兰仿佛成妖一般也被箜篌之音触动,一笑一哭,同时出现,哭中有笑笑中有哭,即表达了箜篌之音的情感丰富;同时也体现出了乐感上极富变换的色彩,时而低转呜咽催人泪下,时而欢动活泼令人亢奋;芙蓉、香兰,在中国古典文化中是高洁、正直的象征,也是用于展现女子的意象,体现了李凭的箜篌之音不是流于世俗品味的乐声,而是如君子一般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一般高洁。种种声乐,和他的国手身份相呼应。

十二门前融冷光,

二十三丝动紫皇。

此句对仗工整,十二门指的就是长安城,李凭的箜篌之声冲破了长安城,也将长安城包裹其中。冷光将触觉与视觉结合,但实际上写的是听觉,再次连用联觉的手法突出了箜篌之音的特色;紫皇一指天帝,也可指皇帝,这里不仅仅写出了乐声触动了高高在上的帝皇,同时也为下文一系列是神话世界做好铺垫,由此句开始,诗歌进入扑朔迷离的玄幻意境。

女娲炼石补天处,

石破天惊逗秋雨。

银瓶乍破水浆迸《琵琶行》

梦入神山教神妪,

神山,一作“坤山”。干宝《搜神记》云:“晋永嘉中,兖州有神妪,号成夫人,好音,能弹篌。闻歌弦辄起舞。”梦入者,言箜篌伎精,如曾梦入山教神妪耳。乾为男,坤为女,意者言神妪,故曰坤山。又是一女子意象。

老鱼跳波瘦蛟舞。

《列子》:“匏巴鼓琴,而鸟舞鱼跃。”

吴质不眠倚桂树,

吴质,字季重,曹子建客也。刘义庆《箜篌赋》云“器荷重于吴君”,岂质耶?

露脚斜飞湿寒兔。

古词:“玉兔煴香柳如梦。”寒兔本为月。

诗人在这里用了这么多的女性意象、神话意象以及典故,目的在于表达李凭手中之乐的动人高超。李凭的技巧,可以让正在补天的女娲听的入神,天破之处,倾倒下倾盆大雨,“逗”一字,将乐声与秋雨联系在一起,乐声不仅大气,却也有一丝乐趣,引来秋雨,秋雨散落人间,;好音乐、善弹箜篌的神妪也甘拜下风,“老”和“瘦”则极力描写了鱼和蛟龙的颓废之感,李凭的箜篌之音竟能舞动了即将耗竭的鱼龙,上达月宫吴刚之耳,也令其彻夜不眠,此句与苏轼“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乐声极富感染之力;最后一句,则将诗歌玄幻色彩推到极致,原本下滴的露水居然在乐声的触动之下斜飞月宫,如同天地倒转一般,极富夸张和想象力的将箜篌之音推向玄幻境地。

二、中国古代诗歌女娲等相关意象

在李贺的这首《李凭箜篌引》中,运用了非常多的女子意象。这些意象是我们在诗歌阅读中经常会遇到的。

1、月

在这首诗中似乎么有用到月的形象,但月的形象是大部分女子意象的开始。阴阳是中国哲学的出发点,也由阴阳引发男女基本特征的性符号。月亮作为代表女性的象征,始于人类早期的生殖崇拜。

2、寒兔

在我们今天分析的这首诗歌中,寒兔出现在最尾端。为什么寒兔依然是女子的代表?也和兔子的生理特点由一定关系,兔子交配后的孕期和女子每月姨妈一样,都和月亮盈亏的周期正好一致。因此寒兔也象征者女性,也象征着古老的仙人对女性的生殖崇拜。

3、女娲

女娲补天是先人对女性的崇拜,女娲谐音女娃,这也是女性形象的原型,代表着孕育万物,有着超凡的创造力,创造平凡生物的特点。但女娲最后成为了伏羲的妻子,也代表着女性王国的没落,和父系文明的建立。嫦娥奔月也是如此。

那么这些女性形象有什么意义?

其实在中国传统诗歌中,“女性”意象的原型既有对母系社会崇尚生命整体和谐的温馨往事记录,也有对女权陷落彷徨的凄楚回忆。在诗歌的表达中,体现出来的是人们对于故乡、追求宁江和谐的月亮文化精神的追求。在这首是各种,李贺采用的女子形象不仅仅是对诗歌中李凭身份的呼应,更是将李凭的箜篌之声拔高了一个境界。我们将这些女性形象串联起来,就会发现,这里诗人感受到的是箜篌之声给他带来的境界,不仅仅是感动了生灵,也让作者短暂的忘记了现实生活,沉静在箜篌之声中的美好愿景之中,一个女系社会才拥有的温馨和谐之中。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由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文章及图片非本站所发,由用户投稿自发贡献,如有图片及内容侵权不通过邮件告知删除,而擅自诉讼/敲诈/勒索,本站概不妥协,本站认为是在敲诈,必将拿起法律的武器坚决捍卫自己的权益。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第一时间发送邮件至 30934214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ces.com.cn/5077.html
广告位

作者: 投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30934214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0934214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