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您的位置 首页 常识

击鼓诗经注音及译文注释(诗经击鼓原文及翻译)

击鼓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9]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

击鼓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9]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10]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11]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12]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13]

[译文]

战鼓擂得震天响,士兵踊跃练武忙。

有的修路筑城墙,我独从军到南方。

跟随将军孙子仲,要去调停陈与宋。

长期不让我回家,使人愁苦心忡忡。

安营扎寨有了家,系马不牢走失马。

叫我何处去寻找?原来马入树林下。

一同生死不分离,咱们誓言立心里。

我曾紧握你的手,到老和你在一起。

叹息与你久离别,再难与你来会面。

叹息相隔太遥远,难以实现我誓言。

[注释]

[9] 镗(tāng)—击鼓的声音。踊—跳起。跃—奋迅。兵—武器。这句话是描写士兵随着鼓声的节奏,喊着口号,挥舞着兵器的样子。土—做土功。国—都城。城—筑城。漕—卫国的邑名。南行—士兵是卫国人,跟随军队去攻打郑国。郑国的国都新郑在卫国的国都朝歌的南方,都在今天的河南省境内。

[10] 从—跟随。孙子仲—即公孙文仲,统兵的主帅。平—和好。陈国和宋国原来有矛盾,现在卫国使两国和好,并联合它们一起攻打郑国。不我以归—不以我归,不让我回家。

[11] 爰—于是。居—住下。处—留下。丧—丢失。于—往,到。于以求之,于林之下—到哪里去寻找我的马?到树林之下。

[12] 契阔—同“絜括”,约束,相约。一说契是契合、相聚,阔是疏阔、离散,契阔即离合聚散的意思。成说—成言,即相互说好、约定。偕—偕同,一起。

[13] 于嗟—同“吁嗟”,感慨之词。阔—离散。活—同“佸”,相会合。洵(xún)—同“夐(xiòng)”,远。即相离得远了。信—失约,未能守信。

赏析

这首诗写的是一位士兵在一场不义战争中的抱怨。《毛诗序》说:“《击鼓》,怨州吁也。卫州吁用兵暴乱,使公孙文仲将而平陈与宋。国人怨其勇而无礼也。”

鲁隐公四年(公元前719年)春,因不安分守己被赶出卫国的公子州吁杀害了他同父异母的哥哥卫桓公,自立为国君。州吁有个好朋友叫共叔段,是郑庄公的弟弟,因谋反被郑庄公赶出了郑国。当年夏天和秋天,州吁为了给好友出头,就派兵联合陈、宋、蔡三国两次攻打郑国。这完全是一场不义的战争,当然也没有取得什么成果。由于州吁好战,再加上他国君的位子来得不正当,无法得到卫国臣民的拥护,当年九月就被推翻了。

诗的作者就是参加战争的一位士兵。他的厌战情绪,通过“我独南行”“忧心有忡”这两句话体现得很充分。因为这场战争没有什么道义可言,他并没有积极勇敢地作战。“爰居爰处”这四个字使他显得有点消极怠战的样子。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这支军队的凝聚力和战斗力都不强。因为这是不义之战,士兵消极厌战倒反而是件好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四句画面感很强。四家最古老的注释都认为,这是诗人和他的战友之间在相互握手约定:一定要活着回来,保住性命,终老家乡,不要枉死在战场上。后来很多注释家却认为,这是出征前诗人和他的妻子的约定。孔颖达《毛诗正义》引王肃云:“言国人室家之志,欲相与从;‘生死契阔’,勤苦而不相离,相与成男女之数,相扶持俱老。”钱钟书《管锥编》对此评价说:“王说是也,而于‘契阔’解亦未确。盖征人别室妇之词,恐战死而不能归,故次章曰:‘不我以归,忧心有忡’。”“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两句话也成了现在男女间表达爱情忠贞的誓言,不能不说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刘永)

—摘自《诗经选》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由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文章及图片非本站所发,由用户投稿自发贡献,如有图片及内容侵权不通过邮件告知删除,而擅自诉讼/敲诈/勒索,本站概不妥协,本站认为是在敲诈,必将拿起法律的武器坚决捍卫自己的权益。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第一时间发送邮件至 30934214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ces.com.cn/28651.html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作者: 投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30934214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0934214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