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常识

老屋阅读理解及答案(老屋情感表达赏析)

马背上一阵风驰电掣,于去往另一牧民夏季毡房,核实叛匪人数、行动路线歇息间,坐在洒满…

原创长篇小说《老屋》第一章

马背上一阵风驰电掣,于去往另一牧民夏季毡房,核实叛匪人数、行动路线歇息间,坐在洒满阳光的草坎高处,边吸烟边远眺。从眼前吐出新绿,粉红、鹅黄、玫红、亮蓝等各色小花开放其间,犹如巨大无比精美花草地毯伸展而去的草原,与一望无际的湛蓝天空交融天际的那种广阔无涯、莽苍悠远之盛景,肖锦恒心旷神怡了。疲惫劳累,担惊忧虑也有所缓解,一瞬的美景享受足矣!

他收回目力,检视带出来的队员目及来处,渺渺炊烟飘起处牧民扎的帐篷,如停靠在黛色海洋中的一叶帆舟,羊群、牦牛群似移动的白、黑小舟。牧民居住太分散。当下最要紧的是让牧民知道真相,查找妖言惑众源头的工作就好着手,群众也不会因轻信被裹胁而加入叛匪,逃窜分子也就不好隐藏和捣乱,我们的同志生命安全就有保障。

就在这休歇间隙,工作重点和安排已清晰在肖锦恒脑海。“继续抓紧时间,争取多走几个帐篷,让更多牧民知道真相。我们掌握的实情越多,工作就越主动。”他清楚而干脆的对队员们讲道。快速掐灭烟头,飞身上马,两脚夹紧马肚,右手牵抖缰绳又向前疾驶而去。顶着繁星闪闪、月亮似举手可触的嫩黄色巨大玉珠的夜空,返回县政府所在的色悟沟。

色悟沟是肖锦恒担任公安局长的曲麻莱县政府所在地。之前沿袭千百户农奴主制的曲麻莱县级建制开始于1952。而此时的曲麻莱县却是全国少数民族自治县中主体民族比例最高、海拔最高、人均占有面积最大的一个自治县。

肖锦恒出生于1931年夏季。那是个刚刚摆脱大饥馑之灾年后,金黄麦粒打包入仓之际。肖锦恒的出生,带给年愈不惑,一心希望人丁兴旺、家业发达的肖父,灾荒年改嫁逃得性命的肖母无限欣慰欢喜,从一出生就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出生“耕读传家”的肖母,13岁时,第一次出嫁到一个大家户作了新媳妇,生育女儿近两年,丈夫暴病而亡。拖着幼女的少奶奶在规矩颇多,媳妇被随意驱使的旧式大家庭中,忍气吞声那是自然不过,可任劳任怨最终没有盼头,日子如同嚼蜡。在公婆家度过十几个春秋,民国18年饥馑之年为逃得性命,在娘家人的极力撮合下,将已懂事的女儿迫留公婆家,改嫁家底厚实、丧妻不久带着两个孩子的肖父。

肖家祖宗明洪武年间从山西洪洞大槐树移民湖北,后参与民变打仗流落至雍河岸边安家置业,历经几百年繁衍生息,形成了名为肖家底的村庄。到肖父这辈时,大部分族人因遭遇雍河水灾泛滥,土夯围墙、土木瓦房被冲垮,移挪到了河川台地高处。川道地面上仅余距河岸较远,紧依台地根底的肖父两三家,和屋院门前族人返修的祠堂。

肖父共有兄弟四人,按祖宗家谱排字起名,分别是肖一、肖门、肖刚、肖强。老二肖门患病幼亡。老大肖一是个尊奉“德孝仁义忠”习刀练拳、行侠仗义之拳客,未娶无后,逝于清末一次抱打不平的乡里械斗。老四肖强从小耳闻目染老大肖一作为,读书习武,正值英武勃发之龄,投身行武,后在国民军中升为营长,隆重成亲娶妻,然不久命丧军阀割据抢夺地盘的战场,厚葬祖坟。

肖父——大名肖刚,排行老三。也曾跟着兄长习武练功,想闯荡一番自己天地,却因兄长命逝而去,弟弟不理家事,只得不得挑起继承祖产,振兴祖业,顶门立户的担子。逐渐地成了勤俭精明,务弄农活的好手。肖母后走嫁给肖刚时,位于村庄前沿河两岸水浇地和桃园、李子园、羽子园及两口可浇地水井都是肖刚的家业。肖锦恒出生了,肖母辛劳的生活开始了,同时也迎来了她一生不多的幸福日子。肖父主外,家内从养育孩子、做饭打扫、纺织缝补到浆洗衣被,全部的事宜都由肖母打理。先房的女儿体弱多病,儿子不足三岁,和襁褓中的小儿子需要她抚育。到农忙季节,麦客、短工等做工的一拨人吃住需要她安排。只可惜正当壮年,能干持家的肖父却在肖锦恒模糊记事的三岁之龄去世。只因外出,佩戴的价值不菲石头眼镜掉进河里,爱惜东西,未顾忌时值寒冷冬季,快步急走后汗流浃背的热身,跳进冰冷刺骨河里慌摸急找,石头眼镜被湍急河水冲走未寻着,自己热汗淋漓的身体,却被冰寒之水激出肺痨无药医治,久拖不愈去世。留下肖父四兄弟祖产合一而成的富裕家业给肖母。肖锦恒为幼,上有同父异母兄长,一个姐姐及一个同母异父不同姓氏的大姐。

三十岁的农妇肖母又一次丧夫,二度成了暗地被称“克夫命”的寡妇。在二十世纪30年代初的乡村,失去经济支撑的寡妇已经够凄苦,外加“克夫命”的寡妇悲凉境况可想而知。肖母悲苦暗忖:自己第一个当家的好端端暴病而亡,第二个却因急捞落水的石头眼镜搭上了命,叫天不应喊地无应,真正的无法言说,“克夫命”是矣!命比药渣苦,命太苦了!可为了孩子们,苦命的女人也得撑住好好活呀!从此后,肖母抽起了旱烟,在几乎没有女人抽烟的肖家底村,肖母便显格外另类。面对寂寞和家计,夜深人静时,坐上炕头,拿起丈夫留下的旱烟锅吸上那么一口,无限的哀思也就通过长长的旱烟杆那头烟锅里一闪一闪的亮光倾诉着,仿佛自己当家的生前与她拉呱着家常,安排着家计,来消减对当家的思念和对自己命运的哀怨,来增强对苦难日子终于是会熬出头的决心。

维持家计,供养肖锦惇、肖锦恒两兄弟读书的唯一经济来源便是肖父传承祖业,又辛劳和积攒留下的家产。肖母精打细算着家产,供养两个儿子读书。肖锦惇进了三年学堂,书念到初小,刚刚能写会算就以自己不爱学习为由,挑起长子责任,耕作自家田地,管理短工,减轻肖母生计压力。肖锦恒懂事体贴的同父异母姐姐也在十三岁出嫁了。生计看来是能维持下来,可供养高小毕业的肖锦恒继续去县城升学,只有肖母去求助做商人的女婿了。但一个小商人,怎会有无偿供养小舅子求学的气度嘛!更何况身处大家庭,供养小舅子求学的制肘因素太多,帮助肖母唯一办法只能是将识字断文、能算会写的小舅子安排在他主管的商号做相公娃。让这个机敏聪慧的小舅子依商营生,讨得生计也可向泰水有个交代,使内子安心。尚不足十三岁的肖锦恒只能忍痛割爱自己学业,别母离家出外学手艺、求生计。

肖锦恒跟着姐父去了离家10多公里的开通了火车的繁华城镇,开始了在“和通商号”相公娃的生活。相公娃的活计得先从学着伺候掌柜,就是伺候自己姐夫开始。“和通商号”已经有一个大伙计和比肖锦恒大一岁多、早来几个月的相公娃喜娃。肖锦恒与喜娃每天鸡叫头遍就起床,给掌柜的倒尿盆,准备讲究早饭,劈柴、洒扫庭院等。店铺门面一开,随时得听大伙计调谴和掌柜使唤,还得叼空给掌柜收拾房间卫生,洗衣服。

近两年学徒生涯即将结束,掌柜已经开始让肖锦恒上柜,但在学做卖清油给顾客时,大伙计竟隐晦地要求他学着怎样短斤缺两。仗义良善、心地无私的肖锦恒亲身体会到了“无商不奸,无奸不商”是怎么回事了。意气奋发的十五岁少年在反复琢磨着他将来的人生道路:尽管以商为计已经学成,凭着自己的能耐以商为计的现成之路也可以走下去,可自己一生就做商人吗?商品世界的人很难无私无畏啊!不!自己不喜欢一生以商为计,太不喜欢了。这时,喜娃告诉肖锦恒他被抽了壮丁,不能再干了。“哦,我与你一起去。”肖锦恒毫不犹豫地对喜娃道。“你娘不会让你去!”喜娃说。

果然,肖母正在为完成分派的抽丁任务左右为难。一个是先房所生,但亲自抚育如若己出的大儿子;一个年龄小,且学作生意即将学成。似乎那个都舍不得,那个都不能走。做了近两年相公娃,基本出徒的肖锦恒却思忖:做什么事全凭个人能耐,自己高小毕业能写会算,相公熬成,再就别无所长了,但却不想以营商为生计。好在自己身强力壮,恰恰战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那是硬顶硬的真本事。自己既然根本就不喜欢做生意人,还不如就去当兵讨生计。

农民的儿子肖锦恒在上高小时,与同村孩子循着轰鸣声,疯狂追逐飞过头顶的飞机时,被村里人告知:“现在是抗战时期,国民党政府从南京搬到陪都重庆指挥作战,多数飞机都是日本人轰炸重庆、西安去的轰炸机,不要追,小心一梭子撂倒或被炸弹炸飞。”老师也在课堂上讲:“全民正在奋起抗战,将日本鬼子赶出中国。你们要好好念书,学本领练本事,长大奔赴抗日前线。”还深情的讲了中条山抗击倭寇,据守潼关天险,用血肉之躯,惊天地、泣鬼神的壮烈卫国赴死场面。眼含热泪朗读孙蔚如将军挥笔写就的《满江红˙中条山抗日》诗:立马中条,长风起,渊渊代鼓。怒皆裂,岛夷小丑,潢池耀武。锦绣江山被蹂践,炎黄胄裔遭荼苦。莫逡巡,迈步赴沙场,保疆土。金瓯缺,只手补;新旧恨,从头数、挽狂澜作个中流砥柱。剿绝天骄申正义,扫除僭逆清妖盅。跻升平,大汉运方隆,时当午。 这些无不使少年肖锦恒激情壮怀。熬相公时见过群情激昂的抗战游行之类,就有当兵上战场卫国赴死的闪念。何况,哥哥不是娘亲生,如果哥哥去了,娘在村里人面前还怎么抬得起头、说得起话。人家有爹的喜娃也去,我这个没爹的将来要供养娘的人还有什么可考虑的。

未容肖母仔细定夺,肖锦恒已经将卖自己为壮丁得来的粮食挑到家。面对倔强而向来主意正的儿子,肖母除了哭闹和哽咽着威胁:“你爹要在世的话,你升学念书了,还要我操这么大的心——书没念成,跟着你姐夫学做生意有啥不好,你就心野的要去当兵打仗——挨枪子送命呀——我的命咋么就这么苦——你只要敢走,就不要再回这个家。”外,别无他法。肖锦恒当壮丁走了。一个有胆量、有主见,一心只想闯荡世界讨生计的少年,怎么会有视他为心头肉的亲娘不舍儿男的心智。

于是,肖母整日担忧儿子性命,被击垮沮丧消沉下来烟瘾更大,竟抽起了土烟即自制鸦片烟,这种烟的花销也就大了起来。抽烟也不再是肖母的温情,而成为她逃避生活,解除烦闷和发泄命运不济的最好方式。肖父去世后留下的家业,先是为孤儿寡母生计和孩子学业,后来完全是为满足对生活失去希望的肖母烟瘾,被欺带骗而资产散尽。卖地卖得只剩下老屋大门前,几分保命水田和水田里一口水井,不能再卖地时又卖房,前厅大房,西厦房、东厦房相继就这样一点点被卖被拆消失。至1949年解放时,肖家老屋院落里,只剩下一字排开的三眼大窑洞、一口水井。当然,透过那些屋前院里高大的楸树、洋槐树、桐树,年久的花椒树,石榴树、红枣树的枝叶繁茂的郁郁葱葱、摇曳婆娑和果香萦绕,老屋生机显现。肖母住在居中兼做厨房、库房的深窑;耕种自家仅够娘俩口粮田,间隙外出打短工的肖锦惇住东窑;西边的那孔因久无人居,有些老旧破败之态的窑洞里,喂养了一头老态龙钟的老牛。

曾经的前有高房檐“安间”厅房、后有窑洞,中院东西两排厦子房,精雕宽敞的偌大阔绰,见证肖家先辈人丁兴旺,富足充裕生活的老屋败落了。解放时肖家成分划定自然贫农。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由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文章及图片非本站所发,由用户投稿自发贡献,如有图片及内容侵权不通过邮件告知删除,而擅自诉讼/敲诈/勒索,本站概不妥协,本站认为是在敲诈,必将拿起法律的武器坚决捍卫自己的权益。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第一时间发送邮件至 30934214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ces.com.cn/11163.html

作者: 投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30934214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0934214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