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常识

锦瑟表达了什么样的情感(李商隐锦瑟思想感情分析)

李商隐《锦瑟》一诗,自古至今因主旨朦胧而备受论家纷争,亦未得一个确切的定论。诚如元…

李商隐《锦瑟》一诗,自古至今因主旨朦胧而备受论家纷争,亦未得一个确切的定论。诚如元好问《论诗三十首》中有言:“望帝春心托杜鹃,佳人锦色怨华年。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我们不妨从典故入手,尝试探寻这首诗的主旨。兹录《锦瑟》一诗如下: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从典故中探寻李商隐《锦瑟》一诗的主旨

李商隐《锦瑟》一诗中共用了五个典故,分别是锦瑟破弦的故事,庄周梦蝶的寓言,望帝啼鹃的传说,鲛人泣珠的神话,蓝田产玉的记载,一首诗中多个典故的转化运用,交织成意象朦胧,幽眇深远的诗境。

锦瑟破弦

诗中首联“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诗句中的古典乐器“瑟”,最早的有五十弦,后改为二十五弦。《史记•封禅书》中记录:

太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瑟,悲,帝禁不止,故破其瑟为二十五弦。

素女是上古时期擅长鼓瑟的女神,她所弹奏的瑟原本有五十弦,太帝命素女鼓瑟,瑟声悲伤,太帝听后心中难过,于是破其瑟为二十五弦。

《锦瑟》一诗大约为李商隐四十五岁之后所作,而李商隐一生享年不过四十七岁。他在早年就展露诗才,因作《才论》《圣论》而名扬天下,可谓是少年意气、壮志凌云。岂料李商隐致仕后深陷牛李党争的政治漩涡中,一生沉沦下僚,饱受打击、排挤。加之爱妻早亡,他才会在年近知天命之年,孤身一人对着锦瑟托物起兴,化用锦瑟破弦的典故”。

从典故中探寻李商隐《锦瑟》一诗的主旨

诗人在这一典故之前又缀以“无端”二字, “无端”的意思是无缘无故的。锦瑟发声幽怨,可究竟是什么使得瑟声如此幽怨呢?李商隐用“无端”二字首句发问,并以后半句作答:“一弦一柱思华年。”诗中的锦瑟一下子就有了生命,瑟上的每一个弦、每一个柱都代表着消失了的一段锦绣年华。那锦瑟弹奏出的乐声如此悲伤,是因为乐声中传递着诗人对昔时锦绣年华无比深切的怀思和想念。

庄周梦蝶

诗中颔联的上半句“庄生晓梦迷蝴蝶”,则是化用“庄周梦蝶”这一典故,它出自《庄子·齐物论》中: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遽遽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

庄周曾因梦变成蝴蝶,醒来后不禁发问,到底是我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梦见自己变成了我呢?这原本是战国时期道家学派代表人庄子提出的哲学命题,指出虚幻和现实之间的界限有时并不那么清晰,从而形象地展示了事物间复杂微妙的关系。

从典故中探寻李商隐《锦瑟》一诗的主旨

庄周梦蝶

《锦瑟》一诗中化用“庄周梦蝶”的典故,既抒发了内心复杂的情感,也表达了人世沧桑、变幻莫测的感受,尤其是对于曾经拥有美好时光,但最终失去所有的人而言,这种伤感尤其强烈。“庄周梦蝶”这一典故赋予了诗歌的朦胧之美。

望帝啼鹃

诗中颔联的下半句“望帝春心托杜鹃”,字面上与前句为对偶,语意上也保持了连贯。“望帝啼鹃”的传说源于中国神话。三国蜀汉谯周的《蜀王本纪》中说:

望帝使鳖灵治水,与其妻通,惭愧,且以德薄不及鳖灵,乃委国授之。望帝去时,子规方鸣,故蜀人悲子规鸣而思望帝。

相传“望帝”是商朝末年蜀地的君主,名叫杜宇,望帝让大臣鳖灵去治水,但自己却喜欢上了大臣的妻子,他觉得自己德行不及鳖灵,于是让位离去。之后蜀国被灭,杜宇悲痛身亡,死后魂魄化为杜鹃鸟,于暮春时节昼夜啼哭,啼声哀怨,闻之令人心碎,故名为“杜鹃”。

从典故中探寻李商隐《锦瑟》一诗的主旨

李商隐化用“望帝啼鹃”的典故,并且在运用时加入“春心”二字,于哀怨之中点缀绮丽之色。望帝爱情与事业不得两全,最终得不到爱情,自己的国家也破灭了。李商隐在诗中以望帝自喻,他娶王茂元之女为妻,却因这场婚姻而无端陷入牛李党争,政治上遭遇排挤打击,情感和仕宦,不能兼得。诗中化用“望帝啼鹃”的典故,宛转地表达情感之真挚深邃。

鲛人泣珠

诗中颈联的上半句“沧海月明珠有泪”诗句,化用“鲛人泣珠”的典故。相传明珠生于蚌,每当月明宵静之时,蚌就会缓缓地张开外壳,让明珠吸收月之光华,明珠得月华之照耀,方才光彩夺目,成为世人争相追逐之宝。

从典故中探寻李商隐《锦瑟》一诗的主旨

明珠本身是鲛人之泪凝结而成,故有“珠泪”之说。干宝 《搜神记》(卷十二)记载:

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

鲛人善织绩,落泪成珠,受人之惠知恩望报。又据张华《博物志》中记载 :

鲛人从水出,寓人家,积日卖绢。将去,从主人索一器,泣而成珠满盘,以与主人。

鲛人寄宿于陆上主人家,不仅织锦卖绢,临别更是落泪成珠满盘赠予主人,以报恩惠。

从典故中探寻李商隐《锦瑟》一诗的主旨

《斛珠夫人》鲛人剧照

同时,“沧海遗珠”也时常喻指被埋没的人才。诗人李商隐运用这一典故,有自伤身世、感喟平生遭际之意。

李商隐少时受牛党令狐楚的知遇之恩,后又娶了李党的王茂元之女为妻。如此一来,在牛党的眼中,李商隐唯利是图,背恩忘典。而在李党眼中,他却又成了放浪形骸,无道德操行的轻薄之辈。纵负绝代之才的李商隐,也不得不卷入牛李两党争斗的政治旋涡中。

李商隐以鲛人自喻,本想施展才华(鲛人织绩,落泪成珠)报知遇之恩,但又被李党所嫌,受人误解,成为党派斗争的牺牲品。李商隐一共经历了宪宗、穆宗、敬宗、文宗、武宗、宣宗六朝,然而他的满腔才华终不得施展,遂成“沧海遗珠”。这既因怀才不遇,更因遭际不堪,诸般心绪凝结于胸、发而为声、流于笔端,成就了这华丽凄艳又哀伤缠绵的诗篇。

良玉生烟

诗中颈联的下半句“蓝田日暖玉生烟”,活用自戴叔伦“诗家之景,如蓝田日暖,良玉生烟,可望而不置于眉睫之前也”。相传位于陕西省渭河平原南缘、秦岭北麓的蓝田,以盛产美玉而名闻天下。在温煦的阳光照耀下,隐藏在其中的玉气就会隐隐升腾,但美玉之气远望可见,近观却无。

从典故中探寻李商隐《锦瑟》一诗的主旨

中国自古便有将君子之德比作美玉的说法,许慎在《说文解字》中解“玉”:

玉,石之美者,有五德。润泽以温,仁之方也;鳃理自外,可以知中,义之方也;其声舒扬,专以远闻,智之方也;不挠而折,勇之方也;锐廉而不忮,洁之方也。

是说玉具备人类所向往的所有美好的品性:温文、宁静、含蓄、纯净、坚贞和正气。《诗经·淇奥》也有形容君子如玉: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李商隐为李嗣之子,溯系李唐皇室氏族远支宗室,他身怀美玉之质却蒙尘一生,郁郁而终,回首追忆时,人世所有繁华如良玉生烟一般,只能远观,一旦走近了,所有美好的景象都会消散,留下的或许只有凄婉悲怆的迷惘情思罢了。《金刚经》中有云: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我们在解读《锦瑟》一诗时,不妨将之前的典故全部联系起来,便不难看出诗人所表达的是一种只可意会却难以言传的感受,有如雾里看花、水中观月,乍看之下精美无比,若是细观,却会如同云烟一般消散。

连用典故,探寻诗歌主旨

《锦瑟》一诗中,诗人李商隐接连五个用典,即锦瑟破弦的故事,庄周梦蝶的寓言,望帝啼鹃的传说,鲛人泣珠的神话,蓝田产玉的记载,以典故本身之意蕴来丰富诗作的内容,托举出一个个精妙传神的意象,如锦瑟、蝴蝶、杜鹃、沧海、明月、珍珠、美玉,烟雾,将读者带入朦胧深邃的画面之中。“锦瑟破弦”为悲, “庄周梦蝶”为空,“望帝啼鹃”为怨,“鲛人泣珠”为伤,“良玉生烟”为叹,无论是悲伤渺茫,还是哀怨自怜,无论是仕途的不顺,还是痛失所爱之人,终究随着逝去的年华凋零成为“追忆”,它只可意会却难以言传,从而引得古今无数读者感之叹之。

《锦瑟》一诗中多个典故的转化运用,可以探寻《锦瑟》一诗的主旨,应是诗人感叹自己一生怀才不遇,理想抱负难以施展,终究是一场幻梦,可望而不可即,只能悲叹惘然。诗人的悲叹惘然,既因追忆华年,也因怀才不遇,更因遭际不堪,诸般心绪凝结于胸、发而为声、流于笔端,成就了这华丽凄艳又哀伤宛转的佳作。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由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文章及图片非本站所发,由用户投稿自发贡献,如有图片及内容侵权不通过邮件告知删除,而擅自诉讼/敲诈/勒索,本站概不妥协,本站认为是在敲诈,必将拿起法律的武器坚决捍卫自己的权益。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第一时间发送邮件至 30934214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ces.com.cn/8654.html

作者: 投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30934214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0934214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