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常识

一见容止误终生意思(容止篇世说新语形容美男子介绍)

一见容止误终生 《世说新语》里的美男子 近日,心血来潮,开始读两年前在川沙的…

一见容止误终生

《世说新语》里的美男子


近日,心血来潮,开始读两年前在川沙的书摊上伦近两年淘回来的的一本名作《世说新语》,2年来由于总是三心二意的缘故,所以直到现在还是未能读完,近日忽然开始怀念起那些倾国倾城的男子们,所以又来文海一观。

《世说新语》是一部记载魏晋时期人物言行和轶事的书。第十四篇是“容止”篇,专门记载人物的容貌与举止的,其中有直接描写人物容貌非凡的,也有通过他人的评价来显出美貌与气质异于常人的。总之,读其文,思其人,不觉心旷神怡,向而往之,恨不能即刻坐着时光机与美人共卧共坐谈玄论道,游山涉水,畅叙幽情。

这个时期真的是一个神奇的时期。因为它比任何时候崇尚美,人言:自古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今来亦如是?非也。共有特别者三:第一,此时的美是男子的美,不是女子的美。第二,这些美不仅仅是皮相的美,更是风骨的美。第三,这些美绝不雷同,各有特色。


那么就让我们一起跟着“容止”来领略一下魏晋时期那些美人儿们的风流绝色吧!

美男子的标准一:肤白貌美。

当时男子为了白跟现代女子孜孜不倦寻求美白的心是一样的,为了美,很多人会去“傅粉”。要是真遇上了天生就白壁一般的人,那就不得了了。

一见容止误终生——《世说新语》里的美男子

如:

何平叔美姿仪,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月,与热汤饼①。 既啖,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转皎然②。

【注释】①傅粉:搽粉。汉魏时的贵公子喜欢搽粉,这是当时习气。汤饼:汤面。②皎然:形容又白又亮,白净的样子。

【译文】何平叔相貌很美,脸非常白。魏明帝怀疑他搽了粉,想查看一下,当时正好是夏天,就给他吃热汤面。吃完后,大汗淋漓,自己撩起红衣擦脸,脸色反而更加白净。

“色转皎然”“转”是更加的意思,“皎然”是白净的样子。何宴是白白净净的美男子,天生肌肤白嫩,却被魏明帝疑为傅粉,现在人都知道,傅粉后的女子刷白的脸色,试想,何宴该是白成什么样子,让贵为皇帝的曹睿都心生嫉妒,故意在大夏天以“热汤饼”试之?最要紧的是,事实证明,天生“皎然”,皇帝得该有多心塞!哈哈!

再如:

王夷甫容貌整丽,妙于谈玄,恒捉白玉柄麈尾,与手都无分别①。

【注释】①“王夷甫”句:魏晋谈玄之士,经常拿着拂尘,相习成俗,王公贵人多拿此物。拂尘以玉为柄,王衍的手生得白净,和玉色无异。

【译文】王夷甫容貌端庄、漂亮,善于谈玄,平常总拿着白玉柄拂尘,白玉的颜色和他的手一点也没有分别。

王夷甫即为王衍,是竹林七贤之一,通常我们只知道是一个善于谈玄的文学家,不料想,是“秀外慧中”内外兼修的妙家子呢,非常白,白到什么程度呢?手跟拂尘的白玉柄颜色一样,白玉柄是何等的温润白皙,王衍这样天然肤色,怎能不让历来追求肤白貌美的人们艳羡追慕!

美男子的标准之二:爽朗玉人。

自古以来,人美常用玉来形容君子“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等等,可见,若人真有玉一般的风姿与品行,那在当时该是多么拉风的一件事!

一见容止误终生——《世说新语》里的美男子

如:

魏明帝使后弟毛曾与夏侯玄共坐,时人谓蒹葭倚玉树①。

【注释】①夏侯玄:初任散骑黄门侍郎,年轻时就很出名。他曾和皇后的弟弟毛曾并排坐在一起,却认为这是耻辱,因为太不相称。魏明帝很不高兴,就把他降为羽林监。蒹葭倚玉树:蒹是荻,葭是芦苇,比喻微贱、貌丑。玉树指传说中的仙树或珍宝制作的树,比喻品貌之美。此指两个品貌极不相称的人在一起。

【译文】魏明帝叫皇后的弟弟毛曾和夏侯玄并排坐在一起,当时的人评论说,这是芦苇倚靠着玉树。

“蒹葭倚玉树”人们是多么的生动形象啊!蒹葭,由于在诗经中的形象,渐渐变得雅致起来,实际上只是芦苇,河边随处可见,如同干枯毛躁的秀发一般。“玉树”便使人想到“玉树临风”,那是何等的潇洒与风姿,所以这对比实在是鲜明!

再如:

潘安仁、夏侯湛并有美容,喜同行,时人谓之连壁①。

【注释】①连璧:璧是一种玉器,连璧指两壁相连,比喻并美。按:《晋书·夏侯湛传》载,两人常常同行同止,出则同车,入则同席。

【译文】潘安仁和夏侯湛两人都很漂亮,而且喜欢一同行走,当时人们评论他们是连璧。

“连壁”。因为这两人喜欢同行,并且都是如玉般君子,故而称为“连壁”,隔着千年,隔着文字与三维立体,亦可想见二人之容貌秀美扑面而来。

再如:

时人目夏侯太初朗朗如日月之入怀,李安国颓唐如玉山之将崩①。

【注释】①夏侯太初:夏侯玄,字太初。李安国:李丰,字安国,任中书令,后被杀。颓唐:指精神委靡不振。玉山:用玉石堆成的山,用来形容仪容美好。

【译文】当时的人评论夏侯太初好像怀里揣着日月一样光彩照人,李安国精神不振,像玉山将要崩塌一样。

夏侯玄的美不仅仅是白,“朗朗如日月之入怀”,多么明朗的赞扬!试想,一个如日如月般明朗的男子,无需言语,无需动作,只要一站,便是光彩照人,便是日月拂面。这等美色,又有几人不醉倒在他的随风飘逸的博衣广带里?

一见容止误终生——《世说新语》里的美男子

再如:

嵇康身长七尺八寸,风姿特秀①。见者叹曰:“萧萧肃肃,爽朗清举②。”或云:“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③。”山公曰:“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④;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将崩⑤。”

【注释】①七尺八寸:古代的尺寸,长度没有现代那么长,不过七尺八寸也表明身材高大。

②萧萧肃肃:萧萧形容举止萧洒脱俗,肃肃形容清静。举:挺拔。

③肃肃:象声词,形容风声。徐引:舒缓悠长。

④岩岩:形容高峻挺拔。

⑤傀俄:同“巍峨”,形容高大雄伟。

【译文】嵇康身高七尺八寸,风度姿态秀美出众。见到他的人都赞叹说:“他举止潇洒安详,气质豪爽清逸。”有人说:“他像松树间沙沙作响的风声,高远而舒缓悠长。”山涛评论他说:“嵇叔夜的为人,像挺拔的孤松傲然独立;他的醉态,像高大的玉山快要倾倒。”

嵇康算得上是众多文艺女青年理想中的男子了,身高:七尺八寸,文采飞扬,能写诗作文谈玄,精通音律如《广陵散》,举止潇洒,气质如松风,为人傲然独立,即便是醉了,也是“玉山将崩”,不似粗鲁汉子的烂醉如泥。这样一个“丰神特秀”的美男子,即便是在死前,依然是傲骨独立,一曲《广陵散》为自己送行,连死都是潇洒的,也算得上是后世文人追慕的典范了。

再如:

裴令公有俊容仪,脱冠冕,粗服乱头皆好,时人以为玉人①。见者曰:“见裴叔则,如玉山上行,光映照人。

【注释】①冠冕:帝王、大夫所带的礼帽。玉人:比喻容貌美丽的人。

【译文】中书令裴叔则仪表出众,即使脱下礼帽,穿着粗陋的衣服,头发蓬松,也都很美,当时人们说他是玉人。见到他的人说:“看见裴叔则,就像在玉山上行走,感到光彩照人。”

裴楷的美在于,无论是淡妆浓抹,还是粗服乱头,都如玉如璧。女有西施、毛墙“严妆佳, 淡妆亦佳,粗服乱头,不掩国色。”(王国维《人间词话》评李煜词),想必,裴楷便是男中的“西施”“毛嫱”了。

美男子的标准之三:顾盼神飞

一个人,最传神的便是眼睛,所以后世才会有“秋波流转”“明眸善睐”“灿若星辰”的词语,而此时的男子里,便有如此的男儿之眼,让人顾盼神飞。

一见容止误终生——《世说新语》里的美男子

裴令公目王安丰:“眼烂烂如岩下电①。”

【注释】①眼烂烂:指目光闪闪。烂烂,明亮的样子。岩下:山岩之下,是眉棱下的比喻。

【译文】中书令裴楷评论安丰侯王戎说:“他目光灼灼射人,像岩下闪电。”

裴令公有俊容姿。一旦有疾,至困,惠帝使王夷甫往看。裴方向壁卧,闻王使至,强回视之。王出,语人曰:“双眸闪闪,若岩下电;精神挺动,体中故小恶①。”

【注释】①挺动:动摇,晃动,这里指精神分散。

【译文】中书令裴楷容貌俊美。有一次生了病,非常疲乏,晋惠帝派王夷甫去看望他。这时裴楷正向着墙躺着,听说王夷甫奉命来到,就勉强回过头来看看他。王夷甫告辞出来后,告诉别人说:“他双目闪闪,好像山岩下的闪电;可是精神分散,身体确实有点不舒服。”

谢公云:“见林公双眼,黯黯明黑①。”孙兴公见林公:“棱棱露其爽②。”

【注释】①林公:支道林和尚。黯黯(àn)[2] :黑黑的。明:照亮。 ②棱棱:形容威严正直。

【译文】谢安说:“我觉得林公一双眼睛,黑油油的,能照亮黑暗的地方。”孙兴公也觉得支道林是:“威严的眼神里透露出直爽。”

这三则分别讲了三个人:王戎、裴楷、支遁,这三人都是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其中王戎和裴楷的眼睛有相似之处,都如“岩下电”,而支遁“黯黯明黑”。眼睛对一个人的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否则也不会有“秋波流转”便陷入美色的男子,也不会有“画龙点睛”的典故,美,在皮相,在骨,更在神。

美男子的标准之四:比之它人

美与不美都是相对的,站在人群里,总会轻而易举做出对比。孰优孰劣,一见便知。前有毛曾与夏侯玄的“蒹葭与玉树”之比。后还有很多比。

一见容止误终生——《世说新语》里的美男子

如:“有人语王戎曰:“嵇延祖卓卓如野鹤之在鸡群①。”答曰:“君未见其父耳!”

【注释】①嵇延祖:嵇绍,字延祖,是嵇康的儿子。卓卓:形容超群出众,气度不凡。

【译文】有人对王戎说:“嵇延祖气度不凡,在人群中就像野鹤站在鸡群中一样。”王戎回答说:“那是因为您没有见过他的父亲罢了!”

“卓卓如野鹤之在鸡群”,“鹤立鸡群”鲜明的对比让人可得而知之,然而,更为突出的还在后面“君未见其父耳”其父是嵇康,稽绍都已经鹤立鸡群了,然而嵇康则更甚,其丰神俊朗远胜于子。那嵇康之美就更加让人衔着口水浮想联翩了。

再如:

骠骑王武子是卫玠之舅,俊爽有风姿①。见玠,辄叹曰:“珠玉在侧,觉我形秽!”

【注释】①王武子:王济,字武子,死后追赠骠骑将军。他的外甥卫玠,风采秀异,见者皆以为玉人。

【译文】骠骑将军王武子是卫玠的舅舅,容貌俊秀,精神清爽,很有风度仪表。 他每见到卫玠,总是赞叹说:“珠玉在身边,就觉得我自己的形象丑陋了!”

王武子本就“俊朗有风姿”,然而一见卫玠则叹:珠玉在侧,觉我形秽。我想卫玠“珠玉之美”已不足以呈现其风姿,若仅如珠玉,也不至于“看杀卫玠”吧,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再如:

王大将军称太尉:“处众人中,似珠玉在瓦石间。”

【译文】王大将军称王衍:“伫立在众仁之中,好似珠玉在瓦砾石头之间。”

前有野鹤与鸡的对比,再有珠玉与“鱼目”的对比,现有珠玉与“瓦石”的对比。比后才知世上美人之外更有美者。诚比者之妙哉!

美男子的标准之五:粉丝群

一直都说此时期是神奇的时期,美人到哪儿,哪儿便芳,于是也就有了明星效应,粉丝群疯狂的追寻。可见,有些现象是不受时空局限的,跨越千百年,依然盛行。

如:

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①。少时挟弹出洛阳道,妇人遇者,莫不连手共萦之②。左太冲绝丑,亦复效岳游邀,于是群妪齐共乱唾之,委顿而返③。

【注释】①神情:神态风度。②萦:围绕。按:《语林》说,潘岳外出,妇女们都抛果子给他,常常抛满一车。③委顿:很疲乏。

【译文】潘岳有美好的容貌和优雅的神态风度。年轻时夹着弹弓走在洛阳大街上,遇到他的妇女无不手拉手地一同围住他。左太冲长得非常难看,他也来学潘岳到处游逛,这时妇女们就都向他乱吐唾沫,弄得他垂头丧气地回来。

潘安的美貌众人皆知,如潘安与夏侯湛称为“连壁”,再如“貌比潘安”等等,潘安大概是活在世间最久的美男子,也是影响力最广,受众群最多的美男子吧,所以当时才会有“掷果盈车”的故事。

而人们在讲述“掷果盈车”的故事的同时,总不忘拉上无辜的左思。左思奇丑大家都知道,“洛阳纸贵”的成语大多数人也知道,可是,却很少人将这两者连在一起。大概人们都认为,一个相貌奇丑的男子与“洛阳纸贵”的才能并不大相配吧!左思的才能使“洛阳纸贵”,然而相貌奇丑,想效仿潘安到街上游走,无奈却落得个“群妪齐共乱唾之”的下场,成为千古的笑柄。唉!左思何辜!丑又不是他的错,然而效仿美人的确是有点东施效颦之嫌,按照如今的话来说就是“作死”。可见,自古以来,中国都是一个看脸的社会啊!

再如:

卫玠从豫章至下都,人久闻其名,观者如堵墙①。玠先有羸疾,体不堪劳,遂成病而死。时人谓看杀卫玠。

【注释】①下都:指京都建康(原名建邺)。西晋旧都洛阳,所以后来称新都为下都。按:卫玠渡江后,先到豫章(首府在南昌),后到建康,人们听说他容貌非凡,观者如堵。堵墙:墙。

【译文】卫玠从豫章郡到京都时,人们早已听到他的名声,出来看他的人围得像一堵墙。卫玠本来就有虚弱的病,身体受不了这种劳累,终于形成重病而死。当时的人说是看死了卫玠。

卫玠之美,前有珠玉之比,现有“看杀卫玠”可供读者想象。卫玠本就体弱,可是体弱也遮不住卫玠的美貌,我想,这大概是一种病态的美吧,如同林黛玉一般,曹公的黛玉大概也是卫玠带来的灵感吧!前说“左思何辜”,相貌都是天生的。那么现在同样,“卫玠何辜!”天生一副好皮囊,却是蓝颜薄命,终被“看杀”!可是,看者又何辜!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有美不赏,对于美者也是一种亵渎啊!唉!大概是天妒蓝颜吧!

美男子的标准之六:多元化

如果你认为魏晋时期的美男子都是肤白貌美有才华,那么你就错了,这个时代人们是爱美的,但是对审美标准绝对是开放的、多元的。

如:

刘伶身长六尺,貌甚丑悴,而悠悠忽忽,土木形骸①。”

【注释】①六尺:相当于现在四尺多一点,是比较矮小的。悴:憔悴。悠悠忽忽:悠闲、不经意的样子。土木形骸:把身体当成土木,不加修饰,状态自然。

【译文】刘伶身高四五尺,相貌非常丑陋、憔悴,可是他悠闲自在,不修边幅,质朴自然。

庾子嵩长不满七尺,腰带十围,颓然自放①。

【注释】①十围:两手的拇指和食指合拢起来的圆周长是一围,腰宽十围就是很粗的了。颓然:温和、顺从的样子。自放:指自我放纵,不拘礼法。

【译文】庾子嵩身高不足五尺,腰带却有十围大小,可是他本性和顺,纵情放达。

刘伶是个小个子,且形貌丑陋憔悴,精神状态也不好,但是呢,他悠闲自在,不修边幅,自有一种天然质朴之美。

庾子嵩是个大胖子,又矮又胖,但依然抵不住人们对他的欣赏,因为他“颓然自放”,自有一种纵情放达之美。

再有前者如卫玠,一副病怏怏的样子,然而自有一种病态之美。

美男子的标准是七:如神如仙

若说前面美人的形貌让人垂涎,风骨让人流连,那么接下来的神仙风范可真的就是让人可望而不可即了。

如:

一见容止误终生——《世说新语》里的美男子

王右军见杜弘治,叹曰;“面如凝脂,眼如点漆,此神仙中人①。”时人有称王长史形者,蔡公曰:“恨诸人不见杜弘治耳!”

【注释】①凝脂:凝固的油脂,形容白嫩。

【译文】右军将军王羲之见到杜弘治,赞叹说:“脸像凝脂一样白嫩,眼睛像点上漆一样黑亮,这是神仙里头的人。”当时有人称赞长史王濛的相貌,司徒蔡谟说:“可惜这些人没有见过牡弘治啊!”

杜弘治“面如凝脂”,可见白皙柔嫩;“眼如点漆”可见黑亮有神;不仅满足了美男子的肤白貌美,更兼具了双眼炯炯有神,同时还丰神俊逸,飘飘如仙,真是让人向而往之!

再如:

或以方谢仁祖不乃重者。桓大司马曰:“诸君莫轻道,仁祖企脚北窗下弹琵琶,故自有天际真人想①。”

【注释】①企脚:指跷起腿。真人:修真得道的人,泛指仙人。按:谢仁祖(即谢尚)擅长音乐,通晓众艺。

【译文】有人拿别人来和谢仁祖并列而不那样看重他。大司马桓温说:“诸位不要轻易评论,仁祖跷起脚在北窗下弹琵琶的时候,确是有飘飘欲仙的情意。”

谢仁祖是靠着自己“企脚在北窗弹琵琶”而一举成名的,或许此举就是心血来潮。一不小心为人所赏就成“仙人”。更重要的是,要有能够欣赏自己的人站出来,而谢仁祖能够知名的伯乐就是桓大司马,因为桓大司马欣赏这般飘飘欲仙的样子,所以得感谢桓大司马助其“成仙”,在史书上留下了如此浓墨重彩的一笔!

再如:

王长史为中书郎,往敬和许。尔时积雪,长史从门外下车,步入尚书,著公服①。敬和遥望,叹曰:“此不复似世中人!”

【注释】①尚书:指尚书省。按:《晋书·王洽传》只说王洽(字敬和)历任中书郎、中军长史、司徒左长史等职,没有说到他在尚书省担任什么职务。

【译文】长史王濛任中书郎的时候,一次往王敬和那里去。那时连日下雪,王濛在门外下车,走人尚书省,穿着官服。王敬和远远望见雪景衬着王濛,赞叹说:“这人不再像是尘世中人!”

雪中的美男子,素色衣衫,博衣广带,形貌昳丽,双眼有神,貂裘的白毛映衬着凝脂的脸色,素色的斗篷在雪地里愈显淡雅,行在雪中,步履徐缓。妙哉此人,想想都非世间所有。此等世间少有之美色,怎不令人瞩目赞叹拍案叫绝!


自古以来,在男权的世界里,长得曼妙美艳的女人多被称为红颜祸水,偶有懂得怜香惜玉的,也不过叹一声红颜薄命罢了。岂不知,这世上,有绝美的女子,便会有绝美的男子,蓝颜亦可为祸水,亦有薄命,就像这些活在悠长的时光隧道里几千年前的男人们……

这些人后来的命运或多或少都有些相同,有显达的,有被处死的,不得不痛恨那样的时代,使得风流灰飞烟灭,可也正是这个思想精神高度自由的时代,才造就了如此的风骨流转。

这些人在正史或多或少都有记述,但正史多半是无趣的、枯燥的,幸好时间有人有刘义庆者,文采甚佳,审美独特,所以才会有如此珠玑之言,如此妙趣横生之美男子。

哎!一见容止误终生!这些让我思之不得,寤寐思服的佳人们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由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文章及图片非本站所发,由用户投稿自发贡献,如有图片及内容侵权不通过邮件告知删除,而擅自诉讼/敲诈/勒索,本站概不妥协,本站认为是在敲诈,必将拿起法律的武器坚决捍卫自己的权益。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第一时间发送邮件至 30934214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ces.com.cn/5778.html
广告位

作者: 投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30934214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0934214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