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常识

菜根谭全文注释及翻译(菜根谭全文注释及译文赏析)

    “菜根”一词出自北宋学者汪信民的一句“咬得菜根,百事可做”,意思是…

 

 

《菜根谭》全文注释及翻译,感悟为人处世的智慧(第三集共四集)

“菜根”一词出自北宋学者汪信民的一句“咬得菜根,百事可做”,意思是一个人只要能适应清贫艰苦的生活,以后无论做什么事,都会有所成就。

明代洪应明先生,见到这句话后便有感而发,就取菜根的意思,定“心安茅屋稳,性定菜根香”为中心思想,写下了流传至今、长盛不衰的经典菜根语录《菜根谭》,《菜根谭》是一部论述修养、人生、处世、出世的语录世集。具有三教真理的结晶,和万古不易的教人传世之道,为旷古稀世的奇珍宝训。对于人的正心修身,养性育德,有不可思议的潜移默化的力量。其文字简炼明隽,兼采雅俗。似语录,而有语录所没有的趣味;似随笔,而有随笔所不易及的整饬;似训诫,而有训诫所缺乏的亲切醒豁;且有雨余山色,夜静钟声,点染其间,其所言清霏有味,风月无边。

181、过俭者吝 过谦者卑

俭,美德也,过则为悭吝,为鄙啬,反伤雅道;让,懿行也,过则为足恭,为曲谨,多出机心。

[注释]

悭吝:小气、吝啬。

雅:高尚、不俗。《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才识不及预,而雅性过之。”(预:人名)

懿:美,好。《诗经·周颂·时迈》:“我求懿德。” 《三国志·吴书·吴主传》:“斯则前世之懿事,后王之元龟也。”(元龟:指借鉴。)

足恭:过分恭敬。

机心:诡诈狡猾的用心。

[译文]

俭朴是一种美德,可是俭朴过分就是吝啬小器,成为斤斤计较的守财奴,反而伤害了与人交往的雅趣;处事谦让是一种高尚的行为,可是如果谦让过分就显得卑躬屈膝,谨小慎微不够大方得体,反而会多出一些巧诈的心思。

182、喜忧安危 勿介于心

毋忧拂意,毋喜快心,毋恃久安,毋惮初难。

[注释]

拂意:不如意。拂,违背、不顺。《韩非子·外储说左上》:“忠言拂于耳。”

快心:称心。快,高兴、痛快。熟语有“大快人心。”

惮:畏惧、害怕。《管子·乘马》:“民不惮劳苦。”

[译文]

不要为不合意的事感到忧心忡忡,不要对高兴的事欣喜若狂,对长久的安定不要过于依赖,对开始遇到的困难不要畏慎害怕而裹足不前。

183、声华名利 非君子行

饮宴之乐多,不是个好人家;声华之习胜,不是个好士子;名位之念重,不是个好臣士。

[注释]

习:习惯。

士子:指读书人或学生。

[译文]

经常宴请宾客饮酒作乐的,不会是个正派人家;喜欢淫靡音乐和华丽服饰的,不是个正经读书人;对于名声地位非常看重的,不是个好官吏。

184、乐极生悲 苦尽甜来

世人以心肯处为乐,欲被乐心引在苦处;达士以心拂处为乐,终为苦心换得乐来。

[注释]

心肯:指心愿得到满足。

拂:违背。

[译文]

世人以满足自己的欲望为快乐,然而却常常被寻求快乐的心引诱到痛苦中去;一个豁达明智的人在平时能信心百倍地忍受各种不如意,最后用自己的劳苦换到了真正的快乐。

185、过满则溢 过刚即折

居盈满者,如水之将溢未溢,切忌再加一滴;处危急者,如木之将折未折,切忌再加一搦。

[注释]

盈:充满。《诗经·小雅·楚茨》:“我仓既盈。”

搦:压制。左思《魏都赋》:“搦秦起赵”。(起:扶持)

[译文]

当一个人的权力达到鼎盛的时候,就像水缸中的水已经装满将要溢出来一样,这时切忌再加入一滴;当一个人处在危急状况时,就像树木将要折断却还未折断的时候,这时切忌再施加一点压力。

186、冷眼观人 冷心思理

冷眼观人,冷耳听语,冷情当感,冷心思理。

[注释]

当:主持、掌管。《左传·襄公二年》:“于是子罕当国。”

[译文]

用冷静的眼光观察他人,用冷静的耳朵听他人说话,用冷静的情感来主导意识,用冷静的头脑来思考问题。

187、心宽福厚 量小福薄

仁人心地宽舒,便福厚而庆长,事事成个宽舒气象;鄙夫念头迫促,便禄薄而泽短,事事得个迫促规模。

[注释]

庆:福。《盐铁论·诛秦》:“初虽劳苦,卒获其庆。”(卒:终)

鄙夫:鄙陋之人。

[译文]

仁慈博爱的人心胸宽阔坦荡,所以能够福禄丰厚而长久,事事都能表现出宽宏大度的气概;浅薄无知的人心胸狭窄,所以福禄微薄而短暂,凡事都表现出目光短小狭隘局促的心态。

188、闻恶防谗 闻善防奸

闻恶不可就恶,恐为谗夫泄怒;闻善不可即亲,恐引奸人进身。

[注释]

就恶:立刻厌恶。

谗夫:陷害别人,说别人坏话的小人。谗,说别人的坏话。《荀子·修身》:“伤良曰谗,害良曰贼。”(良:好人)

[译文]

听到人家有恶行,不能马上就起厌恶之心,要仔细判断,看是否有人故意诬陷泄愤;听说别人的善行不要立刻相信并去亲近他,以防有奸邪的人作为谋求升官的手段。

189、躁急无成 平和得福

性躁心粗者,一事无成;心和气平者,百福自集。

[注释]

集:聚集。贾谊《过秦论》:“天下云集而响应。”

[译文]

性情急躁粗暴、粗心大意的人,最后没有一件事情能够做得成功;心地平静、性情温和的人,往往各种福分都会降临到他的头上。

190、用人不刻 交友不滥

用人不宜刻,刻则思效者去;交友不宜滥,滥则贡谀者来。

[注释]

刻:刻薄、苛刻。柳宗元《封建论》:“奸利浚财,怙势作威,大刻于民者。”

滥:随便、过度、无节制。《荀子·致士》:“刑不欲滥。”

贡谀:指说好话逢迎讨好。

[译文]

用人要宽厚不可太刻薄,如果用人刻薄,那些想前来效忠你的人也会因此离去;交朋友不应该太没原则,如果胡乱交友,那么善于逢迎献媚的人都会设法来到身边。

191、立定脚根 著得眼高

风斜雨急处,要立得脚定;花浓柳艳处,要著得眼高;路危径险处,要回得头早。

[注释]

路、径:这里均指世路。

[译文]

在急风暴雨的恶劣环境中,要站稳自己的脚根,才不至于跌倒;在花莺柳燕的温柔之乡,要放眼高处,才不至于被眼前的美景所迷惑并冲昏头脑;在危路险境之地,要能猛然回头,才不至于深陷其中。

192、和衷少争 谦德少妒

节义之人济以和衷,才不启忿争之路;功名之士承以谦德,方不开嫉妒之门。

[注释]

和衷:温和的心胸。《书经·皋陶谟》:“内码寅协恭和衷哉。”

承:辅助。《左传·哀公十八年》:“使帅师而行,请承。”

[译文]

有品行的人要用谦和和诚恳来调和,才不至于留下引起激烈纷争的隐患;功成名就的人要保持谦恭和蔼的美德,这样才不会给人留下嫉妒的把柄。

193、居官有节 居乡有情

士大夫居官,不可竿牍无节,要使人难见,以杜幸端;居乡,不可崖岸太高,要使人易见,以敦旧好。

[注释]

竿牍:书信。 杜:杜绝。

[译文]

读书人在做官的时候,与别人的书信往来不可漫无节制,要让那些求职的人难以见面,以避免那些投机取巧奔走钻营的人有机可乘;退职赋闲的时候,不能过于清高自傲,要态度平和使人容易接近,才能和亲族邻里增进友好感情。

194、事上警谨 待下宽仁

大人不可不畏,畏大人则无放逸之心;小民亦不可不畏,畏小民则无豪横之名。

[注释]

大人:指有官位的人。《左传》:“而后及其大人。

注:‘大人,卿大夫也。’” 豪横:豪强蛮横。

[译文]

对于德高望重的人不能不敬畏,因为畏惧德行高尚的人就不会有放纵轻浮的想法;对于平民百姓也不能没有敬畏之心,因为畏惧平民百姓就不会有豪强蛮横的恶名。

195、逆境消怨 怠荒思奋

事稍拂逆,便思不如我的人,则怨尤自消;心稍怠荒,便思胜似我的人,则精神自奋。

[注释]

拂逆:不如意。

尤:指责,归罪。司马迁《报任安书》:“动而见尢,欲益反损。”(见尤:被指责)

怠:懒惰,松懈。《商君书·弱民》:“民畏死,事乱而战,故兵农怠而国弱。”

[译文]

处事遇有不顺心时,就去想想那些境遇不如自己的人,那么心中的怨恨就会自然消失;心中一出现懒怠松懈的念头,就想想那些比自己强的人,精神会马上振作起来。

196、轻诺惹祸 倦怠无成

不可乘喜而轻诺,不可因醉而生嗔,不可乘快而多事,不可因倦而鲜终。

[注释]

嗔:生气、发怒。杜甫《丽人行》:“慎莫近前丞相嗔。”

鲜终:指有头无尾、有始无终。

[译文]

不要因为自己心情高兴而轻率对人许诺,不能因为借着醉意而乱发脾气,不能因为一时冲动而惹事生非,不能因为精神疲倦而有始无终。

197、心领神会 全神贯注

善读书者,要读到手舞足蹈处,方不落筌蹄;善观物者,要观到心融神洽时,方不泥迹象。

[注释]

筌蹄:即荃蹄。荃,捕鱼的工具。蹄,捕兔的工具。《庄子·外物》:“筌所以在鱼,得鱼而忘筌,蹄所以在兔,得兔而忘蹄。”

洽:和谐,融洽。《诗经·大雅·江汉》:“洽此四国。”

泥:拘泥。《宋史·刘几传》:“儒者泥古。”

[译文]

真正善于读书的人,要读到心领神会的境界,才不会掉入文字的陷阱中;善于观察事物的人,要观察到与事物融为一体的境界,才不会停留于表面现象。

198、勿以长欺短 勿以富凌贫

天贤一人,以诲众人之愚,而世反逞所长,以形人之短;天富一人,以济众人之困,而世反挟所有,以凌人之贫。真天之戮民哉!

[注释]

诲:教导、指教。《论语·述而》:“学而不厌,诲人不倦。”

逞:炫耀、显示。《韩非子·说林下》:“势不便,非所以逞能也。”

形:比拟。

戮民:此指有罪的人。

[译文]

上天给予一个人聪明才智,是要让他来教诲解除大众的愚昧,没想到世间的聪明人却卖弄个人的才华,来暴露别人的短处;上天给予一个人财富,是要让他来帮助救济大众的困难,没想到世间的有钱人却凭仗自己的财富,来欺凌别人的贫穷。这两种人真是上天的罪人。

199、中才之人 高低难成

至人何思何虑,愚人不识不知,可与论学,亦可与建功。唯中才的人,多一番思虑知识,便多一番臆度猜疑,事事难与下手。

[注释]

至:达到了顶点。《史记·春申君列传》:“物至则反。”至人指高人一等的人。《庄子·天下》:“不离于真,谓之至人。”

臆:主观想象和揣测。苏轼《石钟山记》:“事不目见耳闻,而臆断其有无,可乎?”

[译文]

智慧豁达的人处事无忧无虑,愚笨憨厚的人也不会操心费神,所以既可以和他们研究学问,也能够与他们一起创建功业,只有那些才能中等的人,智慧不高,什么都懂一点,遇事往往考虑得十分复杂,而且疑心很重,结果任何事情都很难和他们携手并进。

200、守口应密 防意应严

口乃心之门,守口不密,泄尽真机;真乃心之足,防意不严,走尽邪蹊。

[注释]

意:意识。

邪溪:指不正当的小路。

[译文]

口是心的大门,如果不能管好自己的口,就会泄露心中的秘密;意是心的双脚,如果防守得不够严谨,那么就会走上邪道 。

?

201、责人宜宽 责己宜严

责人者,原无过于有过之中,则情平;责己者,求有过于无过之内,则德进。

[注释]

原:原谅,宽恕。

[译文]

对待别人应该宽厚,要善于原谅他人的过错,把有过错当作无过错,这样相处就能平心静气;对待自己应该严格,在自己没有过错时要能找出自己的不足,这样才能增进自己的品德。

202、幼时定基 少时勤学

子弟者,大人之胚胎;秀才者,士大夫之胚胎。此时若火力不到,陶铸不纯,他日涉世立朝,终难成个令器。

[注释]

胚胎:指开端,根源。

令器:指美才。《唐书·张昌龄传》:“昌龄等华而少实,其文浮靡,非令器也。”

[译文]

小孩是大人的雏形,秀才是官吏的雏形。但如果锻炼得不够火候,陶冶得不够精纯,以后走向社会或者在朝作官,最终难以成为一个有用的人才。

203、君子忧乐 亦怜茕独

君子处患难而不忧,当宴游而惕虑,遇权豪而不惧,对茕独而惊心。

[注释]

惕:担心。《左传·襄公二十二年》:“无日不惕,岂敢忘哉!”

茕独:孤苦伶仃的意思。无兄弟曰茕,无子曰独。

[译文]

有能力和德行的君子哪怕面临危难的环境也绝对不会忧虑,而在安乐宴饮时却知道警惕,不沉迷于其中,他们遇到有权势或蛮横的人并不畏惧,而遇到那些孤苦无依的人却会产生同情心,而不会无动于衷。

204、浓夭淡久 大器晚成

桃李虽艳,何如松苍柏翠之坚贞?梨杏虽甘,何如橙黄桔绿之馨冽?信乎,浓夭不及淡久,早秀不如晚也。

[注释]

馨:芳香,多指花草。屈原《九歌·山鬼》:“折芳馨兮遗所思。”

夭:夭折,短命。《荀子·荣辱》:“忧险者常夭折。”

[译文]

桃李的花朵虽然鲜艳夺目,但哪里比得上苍松翠柏的四季常青;梨和杏的果实虽然甘甜,但怎么能比得上黄橙绿桔散发的芬芳?确实如此,浓烈却消逝得快还不如清淡而维持得长久,少年得志还不如大器晚成。

205、静中真境 淡现本然

风恬浪静中,见人生之真境;味淡声稀处,识心体之本然。

[注释]

风恬浪静:比喻生活平静。

心体:指心的深处。

[译文]

在安闲平静的时候,可以显现出人生的真实境界;在平淡宁静的时候,才能体会心性的本来面目。

206、乐者不言 言者不乐

谈山林之乐者,未心真得山林之趣;厌名利之谈者,未必尽忘名利之情。

[注释]

趣:味。李白《月下独酌》:“但得醉中”

[译文]

好谈隐居山林生活之乐的人,不一定真的领悟了山林生活的乐趣。口头上说讨厌名利的人,未必真的忘却对名利的贪恋。

207、省事为适 无能全真

钓水,逸事也,尚持生杀之柄;弈棋,清戏也,且动战争之心。可见喜事不如省事之为适,多能不若无能之全真。

[注释]

钓水:指垂钓。

柄:权力,权柄。《韩非子·问田》:“治天下之柄。”

全真:保全真实的本性。

[译文]

在水边钓鱼本来是一种清闲洒脱的事,却掌握着鱼儿的生杀之权;下棋本是高雅轻松的娱乐,而其中还充斥着争强斗胜的心理。从中可以看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让人更加闲适,多才多艺还不如平凡无才能够保全自己的真实本性。

208、艳为虚幻 枯为胜境

莺花茂而山浓谷艳,总是乾坤之幻境;水木落而石瘦崖枯,才见天地之真吾。

[注释]

幻:虚幻。

真吾:真实的本来面目。

[译文]

鸟语花香草木繁茂,山谷溪流中充满了艳丽风光,然而这一切不过是宇宙间的虚幻境象;流水干枯山崖光秃凋零石面清冷,这样才是表现了天地之间真实的本来面目。

点评:幻境是依众多外缘(条件)而存在的,外缘稍有变化即消逝,所以,它的存在是短暂的、虚假的、不实的。

太空的绝大多数行星都总是“水木落而石瘦崖枯”,这才是行星的本来面目。我们的地球过去是这样,将来也必然是这样。

209、天地之闲 因人而异

岁月本长,而忙者自促;天地本宽,而鄙者自隘;风花雪月本闲,而劳攘者自冗。

[注释]

劳攘:形体,精神的劳碌与困扰。

冗:忙,繁忙。刘宰《走笔谢王去非》:“知君束装冗,不敢折简致。”

[译文]

时间本来是很长的,而忙碌的人自己觉得很紧迫;天地之间本来宽阔无限,而心胸狭窄的人却感觉到局促抑压;美丽的大自然本来是闲情逸致的,而庸碌的人却无事找事,徒增忙碌和烦恼。

点评: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万法本闲,唯人自闹。

210、盆池竹屋 意境高远

得趣不在多,盆池拳石间,烟霞俱足;会景不在远,蓬窗竹屋下,风月自赊。

[注释]

盆池拳石:比喻空间狭小。

[译文]

寻找生活的情趣不在于东西的多寡,即使在水池和小石头间,也可欣赏到云烟日霞的山水景色;能使人意会的景致不在远处,即便在自己家的草窗竹屋之下,也可以享受到清风明月的悠闲情趣。

211、静夜梦醒 月现本性

听静夜之钟声,唤醒梦中之梦;观澄潭之月影,窥见身外之身。

[注释]

身外之身:此指佛家所说的真如自性。

[译文]

静听夜阑人静从寺院远处传来的钟声,可以把我们从人生的大梦中唤醒;细看清澈的潭水中倒映的月影,可以亲见幻躯之外的真如自性。

212、天地万物 皆是实相

鸟语虫声,总是传心之诀;花英草色,无非见道之文。学者要天机清澈,胸次玲珑,触物皆有会心处。

[注释]

玲珑:此指光明磊落。

[译文]

鸟的声音和虫儿的鸣叫,是大自然在传达心中的秘密;花的艳丽和草的翠绿都是阐明文章的哲理。学者要心灵透彻,胸怀光明,这样接触万物才能心领神会。

213、知无形物 悟无尽趣

人解读有字书,不解读无字书;知弹有弦琴,不知弹无弦琴。以迹用,不以神用,何以得琴书之趣?

[注释]

迹用:运用形体。

[译文]

人们只会读懂用文字写成的书,却无法读懂宇宙这本无字的书;只知道弹奏有弦的琴,却不知道弹奏大自然这架无弦之琴。知道用有形的东西,而不懂领悟其神韵,这样怎么能懂得弹琴和读书的真正乐趣呢?

214、淡欲有书 神仙之境

心无物欲,即是秋空霁海;坐有琴书,便成石室丹丘。

[注释]

霁:天放晴。

石室丹丘:此处引申为神仙居住的地方。

[译文]

心中没有功名利禄的欲望,就会像秋高气爽的天空和晴朗的海面一样明朗辽阔;在闲坐时有琴弦和书籍为伴,生活就会像居住在山洞中的神仙一样逍遥。

215、盛宴散后 兴味索然

宾朋云集,剧饮淋漓,乐矣,俄而漏尽烛残,香销茗冷,不觉反成呕咽,令人索然无味。天下事,率类此,人奈何不早回头也?

[注释]

茗:茶。杨衒之《洛阳伽蓝记·正觉寺》:“渴饮茗汁。”

[译文]

宾客朋友聚集在一起,酣畅痛饮,狂欢作乐,可是事过之后面对的只是燃尽的残烛,烧尽的檀香,冰凉的茶水,一切快乐已经烟消云散,回想刚才的一切,真让人感到毫无兴趣。天下的事,大多和这相似,识时务的人为什么不及时回头呢?

216、得个中趣 破眼前机

会得个中趣,五湖之烟月尽入寸里;破得眼前机,千古之英雄尽归掌握。

[注释]

烟月:指自然景色。

寸里:心里。

[译文]

能够体会天地之间所蕴含的机趣,那么五湖四海的山川景色便可纳入我的心中;能够看破眼前的机用,那么所有古往今来的英雄豪杰都可归于我掌握。

217、非上上智 无了了心

山河大地已属微尘,而况尘中之尘;血肉身躯且归泡影,而况影外之影。非上上智,无了了心。

[注释]

上上智:最高的智慧。

了:明白、明了。

[译文]

山河大地与广袤的宇宙空间相比,只是一粒细小的尘土,而人类不过是微尘中的微尘;血肉之躯相对无限的时间来说,只是相当于一个一闪即逝的泡影,何况外在的功名富贵不过是泡影外的泡影。所以说,没有绝顶高超的智慧,就不能有彻悟真理之心。

218、人生苦短 宇宙无限

石火光中争长竞短,几何光阴?蜗牛角上较雌论雄,许大世界?

[注释]

蜗牛角上:比喻地方极小。

许大:多大。

[译文]

在电光石火般短暂的人生中较量时间的长短,又能争到多少的光阴?在蜗牛触角般狭小的空间里你争我夺,又能争夺到多大的世界空间?

219、极端空寂 过犹不及

寒灯无焰,敝裘无温,总是播弄光景;身如槁木,心似死灰,不免堕在顽空。

[注释]

敝:坏,破旧。《墨子·公输》:“邻有敝轝( Yú ,车)而欲窃之。”

槁:草木枯干。刘向《九叹·远逝》:“草木摇落时槁悴兮。”

[译文]

微弱的灯火没有光焰,破旧的棉衣丧失了温暖,这是造化在玩弄世人;衰败的身体像干枯的树木,空虚的心灵像燃透的灰烬,这样的人不免陷入冥顽的空境。

220、休无休时 了无了时

人肯当下休,便当下了。若要寻个歇处,则婚嫁虽完,事亦不少;僧道虽好,心亦不了。前人云:“如今休去便休去,若觅了时无了时。”见之卓矣。

[译文]

一个人想要就此罢休,就要当机立断如快刀斩乱麻般立即罢休,不必等到万事俱备。如果一定要寻找一个好时机,那就像人们婚礼虽然完成了,以后有关家庭的事情还接踵而来;出家的和尚虽然暂时获得清静,其实内心的烦恼却不见得一时能够消除。古人说:“现在能够罢休就赶快罢休,如果去寻找一个可以完结的时候便永远无法罢休。”这真是真知卓见啊。

221、从冷视热 从冗入闲

从冷视热,然后知热处之奔驰无益;从冗入闲,然后觉闲中之滋味最长。

[注释]

热:指名利权势。

冗:忙,繁忙。刘宰《走笔谢王去非》:“知君束装冗,不敢折简致。”

[译文]

从热闹的名利场中退出后再冷静地回头看之,才知道热衷于争名夺利是最没有意思的;从忙碌的生活转到安闲的生活,才知道安闲的人生趣味最为长久。

222、轻视富贵 不溺酒中

有浮云富贵之风,而不必岩栖穴处;无膏肓泉石之癖,而常自醉酒耽诗。

[注释]

岩栖穴处:指居住在深山洞穴中。

耽:沉溺,爱好而沉浸其中。《韩非子·十过》:“耽于女乐,不顾国政则亡国之祸也。”

[译文]

有把富贵荣华视作浮云的风骨,就没有必要居住到深山幽洞中去怡养心性;不酷爱山石清泉的人,却总是作诗饮酒,也自有乐趣。

223、不嫌人醉 不夸己醒

竞逐听人,而不嫌尽醉;恬淡适己,而不夸独醒。此释氏所谓“不为法缠,不为空缠,身心两自在”者。

[注释]

竞逐:竞争。

释氏:佛祖释迦牟尼的简称。

缠:扎束困扰。

[译文]

听任别人去争名逐利,但不因此去嫌恶他们、疏远他们;保持恬静淡泊的心境是为了顺着自己的本性,也不因此夸耀自己的清高。这就是佛家所说的“不被物欲蒙蔽,也不被虚幻所迷惑,身心俱逍遥自在”的人。

224、心闲日长 意广天宽

延促由于一念,宽窄系之寸心。故机闲者,一日遥于千古;意广者,斗室宽若两间。

[注释]

延促:延,延长、伸长。促,短、短促。

机闲者:忙中偷闲的人。

[译文]

时间的长短是因为人的主观感受,宽和窄是由于心理的体验。所以对心灵闲适的人来说一天比千古还长,对心境开阔的人来说,斗大的屋子像天地间一样宽广。

点评:万法唯心造。

现在有的理论物理学家也已提出时间和空间是假的,它们只不过是意识的产物而已。

您信吗?

225、栽花种竹 去欲忘忧

损之又损,栽花种竹,尽交还乌有先生;忘无可忘,焚香煮茗,总不问白衣童子。

[注释]

损:减少。

乌有先生:《史记·司马相如》:“乌有先生有此事齐之为难。”

[译文]

把对生活的物质欲望尽量减少到最低限度,平日只是种些花草树竹培养生活情趣,将一切烦恼和忧愁都交还给乌有先生;要把生活琐事忘掉,每天只是烧香煮茗,甚至不去过问送酒的白衣童子是谁。

226、知足则仙 善用则生

都来眼前事,知足者仙境,不知足者凡境;总出世上因,善用者生机,不善用者杀机。

[注释]

杀机:危机。杀,败坏。

[译文]

对于每天的现实生活,能够知足的人就感到生活在仙境,而不知满足的人就只能始终处在凡俗的世界;总结世上的一切原因,善于运作的人,就能创造机运,不善运作的人,就处处陷入危机当中。

227、附势遭祸 守逸味长

趋炎附势之祸,甚惨亦甚速;栖恬守逸之味,最淡亦最长。

[注释]

趋炎附势:攀附权贵。

[译文]

攀附权势的人,所带来的祸害往往是最悲惨最迅速的;坚持恬静淡泊的生活,虽然很平淡,但趣味却最悠久。

228、松涧望闲云 竹夜见风月

松涧边,携杖独行,立处云生破衲;竹窗下,枕书高卧,觉时月侵寒毡。

[注释]

衲:僧衣。白居易《赠僧自远禅师》:“自出家来长自在,缘身一衲一绳床。”

毡:用毛制成的毡子。

[译文]

在松树溪涧旁边,手拄拐杖独步自行,云雾飘绕在身穿破袍的自己身边;在竹窗下,头枕书本无忧无虑地安然入睡,醒来时,清凉的月光照在自己的薄毛毡上。

点评:道骨仙风,一派世外高人之风范。

229、欲时思病 利来思死

色欲火炽,而一念及病时,便兴似寒灰;名利饴甘,而一想到死地,便味如嚼蜡。故人常忧死虑病,亦可消幻业而长道心。

[注释]

饴:用米、麦制成的糖浆,糖稀。王充《论衡·本性》:“甘如饴蜜。”

道心:据《朱子全书·尚书》:“人心,人欲也;道心,天理也。”

[译文]

色情的欲望像火焰般炽热,可是当一想到生病时的情形,兴致就会像一堆死灰;功名利禄像蜜糖一样甜蜜,可是当一想到死亡时,味道便会像咀嚼蜡丸一般无味。所以如果一个人能常常想到疾病和死亡,那么就可以消除虚幻的追求而培养一些修行了道之心了。

230、退后一步 清淡一分

争先的径路窄,退后一步,自宽平一步;浓艳的滋味短,清淡一分,自悠长一分。

[注释]

争先:此指争强好胜。

[译文]

人人竞相争先的道路最为狭窄,如果能够退后一步,道路自然就会宽广一步;追求浓艳华丽,那么享受到的滋味就会缩短,如果清淡一些,趣味反而更加悠久。

231、忙不乱性 死不动心

忙处不乱性,须闲处心神养得清;死时不动心,须生时事物看得破。

[注释]

不动心:镇定,不畏惧。

[译文]

要想在忙碌的时候心性不乱,就必须在清闲的时候培养清醒敏捷的头脑;要想在死亡面前不感到畏惧,必须在平时就对人生觉悟得透彻。

232、隐无荣辱 道无炎凉

隐逸林中无荣辱,道义路上无炎凉。

[注释]

炎凉:炎,热。凉,冷。炎凉比喻人情冷暖。

[译文]

隐居山林之中的人生,没有荣耀与耻辱;追求仁义道德的道路上,没有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233、心静自然凉 乐观无穷愁

热不必除,而除此热恼,身常在清凉台上;穷不可遣,而遣此穷愁,心常居安乐窝中。

[注释]

遣:排除,排遣。任昉《出群传舍哭范仆射》:“欲以遣离情。”

安乐窝:指舒适的处所。

[译文]

不一定要除去暑热本身,如果要去除暑热所带来的烦恼,只要保持清凉的心境即可;穷困不一定要用什么特殊的方法去改变,要排除穷困所带来的忧愁,只要保持安乐的心境即可。

234、进时思退 得手思放

进步处便思退步,庶免触藩之祸;著手时先图放手,才脱骑虎之危。

[注释]

触藩:进退两难。

骑虎之危:比喻做事不能停下的危险。

[译文]

在进步向前的时候要想好退路,才能避免进退两难的灾祸;在着手进行的时候要有中止放手的准备,才能摆脱骑虎难下的险境。

235、贪者常贫 知足常富

贪得者分金恨不得玉,封公怨不授候,权豪自甘乞丐;知足者藜羹旨于膏粱,布袍暖于狐貉,编民不让王公。

[注释]

公:爵位。

膏梁:珍美的菜肴。

编平:指一般平民。

[译文]

对于贪得无厌的人,分给他金银他恨分不到珍贵的珠玉,封他为公爵他怨封不到有实权的候爵,明明是权贵人家却甘心自比为乞丐;对于知足常乐的人,觉得野菜比鱼肉味道还要美,粗布衣袍比狐皮貉裘还要温暖,虽然身为平民百姓却比王公贵族过得还要自在。

236、隐者多趣 省事心闲

矜名不若逃名趣,练事何如省事闲。

[注释]

矝:夸耀。《史记·文帝本纪》:“今又矝其功,受上赏,处尊位。”

练:训练,使熟练。此处有研究之意。

[译文]

炫耀名声还不如逃避名声更有趣味,练达世事也不如多省一事来得悠闲自得。

点评:清净无为最是福。

237、自得之士 逍遥自适

嗜寂者,观白云幽石而通玄;趋荣者,见清歌妙舞而忘倦。唯自得之士,无喧寂,无荣枯,无往非自适之天。

[注释]

玄:深奥,玄妙。《老子》:“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自得:领悟人生。

[译文]

喜欢宁静的人,看到天上飘动的白云和山间的幽石就能悟出其中的玄机;喜欢繁华热闹的人,听见清扬的歌声看到美妙的舞蹈会忘记疲倦。只有那些纯净自得的人,没有喧嚣或寂寞的烦恼,没有得志或失意的痛苦,何时何地都是他逍遥自在的天地。

238、孤云出岫 朗镜悬空

孤云出岫,去留一无所系;朗镜悬空,静躁两不相干。

[注释]

岫:山洞。张协《七命》:“临重岫而揽辔,顾石室而回轮。”

朗:明朗。王羲之《兰亭集序》:“天朗气清。”

[译文]

孤云从山谷中飘出来,它的去留和什么都没关系;一轮明月像悬挂在天空,世间的安静或喧闹与它毫无关系。

239、浓处味短 淡中趣真

悠长之趣,不得于浓酽,而得于啜菽饮水;惆恨之怀,不生于枯寂,而生于品竹调丝。故知浓处味常短,淡中趣独真也。

[注释]

酽:浓、味厚。

啜菽饮水:啜,吃。菽,豆类的总称,此处指粗粮。啜菽饮水比喻清淡的生活。《荀子·天论》:“君子啜菽饮水,非愚也,是节然也。”

品竹调丝:指欣赏音乐。

[译文]

悠远绵长的趣味不一定能从浓烈的美酒中得来,而是从食用清淡的豆类清水中得来的;惆怅悲恨的情怀不是从孤寂困苦中产生,而是从声色犬马中产生的。由此可知浓厚的味道往往很快消散,而平淡的事物才最有趣味和最真实的。

240、高寓于平 难出于易

禅宗曰:“饥来吃饭倦来眠。”《诗旨》曰:“眼前景致口头语。”盖极高寓于极平,至难出于至易;有意者反远,无心者自近也。

[注释]

饥来吃饭倦来眠:王阳明诗:“饥来吃饭倦来眠,只此修去玄更玄,说与世人浑不信,却由身外觅神仙。”

寓:寄,寄托。《管子·小匡》:“事有所隐,而政有所寓。”

[译文]

禅宗有一则偈语说:“饥饿时吃饭,疲倦时睡眠。”另外《诗旨》里有一句是:“眼前景致口头语。”这些都是将极深的哲理蕴含在极为平淡的日常生活当中,可见最难的东西也要从最简单处着手;凡事刻意去强求的人往往离真理更远,无心而任其自然的人反而会接近真理。

点评:最高深的原来是最简单,最简单的原来是最高深。

大道至简。

241、喧中见寂 有入于无

水流而境无声,得和喧见寂之趣;山高而云不碍,悟出有入无之机。

[注释]

有:有形的事物。

无:无我、忘我的境界。

[译文]

流水淙淙,却听不到一丝水声,由此可以看出在喧闹的环境中仍能享受寂静的趣味;高山耸立,云彩也不会觉和受到阻碍,从中可以悟出无我的玄机。

242、心无系恋 乐境仙都

山林是胜地,一营恋变成市朝;书画是雅事,一贪痴便成商贾。盖心无染著,欲境是仙都;心有系恋,乐境成苦海矣。

[注释]

营:迷惑。《孙膑兵法·威王门》;“营而离之,我并卒而击之。”

贾:商人。《盐铁论·轻重》:“笼天下盐铁诸利,以排富商大贾。”

[译文]

山林是隐居的好地方,如果有了私心杂念,那么山林也成了俗市;欣赏书画是高雅的行为,如果有了贪求和痴恋,那就跟商人没有什么两样了。所以只要心地纯真没有污染,即使身在人欲横流的环境中也如同在仙境一般;心中牵挂太多,那么即使处在快乐的环境中也如同在苦海中生活一样。

243、静躁稍分 昏明顿异

时当喧杂,则平日所记忆者,皆漫然忘去;境在清宁,则夙昔所遗忘者,又恍尔现前。可见静躁稍分,昏明顿异也。

[注释]

夙昔:以前,过去。杜甫《骢马行》:“夙昔传闻思一见。” 恍尔:恍然,忽然。

[译文]

在喧闹嘈杂的时候,平时所记着的事情,都会淡忘掉;当环境清静安宁的时候,平时所遗忘的东西,又仿佛出现在眼前。可见安静和浮躁的分别,所带来的结果是清明和昏昧的不同。

244、卧雪眠云 绝俗超尘

芦花被下,卧雪眠云,保全得一窝夜气;竹叶杯中,吟风弄月,躲离了万丈红尘。

[注释]

吟风弄明:指填词吟诗。

红尘:尘世、人间,多指热闹繁华的地方。

[译文]

以芦花作棉被,以雪地作睡床,以云彩作蚊帐,在如此美景下睡眠,可以保持一天之间的精气;以竹叶作酒杯,在清风明月下吟咏,可以摆脱尘世间的纷乱烦扰。

245、浓不胜淡 俗不如雅

衮冕行中,著一藜杖的山人,便增一段高风;渔樵路上,著一衮衣的朝士,转添许多俗气。固知浓不胜淡,俗不如雅也。

[注释]

衮冕:指代官位。衮,皇帝穿的绣有卷龙的衣服。冕,礼帽。

藜杖:手杖。

[译文]

在衣着华丽的达官贵人的行列中,如果出现一个手持藜杖隐居山中的隐士,便可以增加一种高雅的风韵;在渔人樵夫往来的路上,如果有一位穿着华丽朝服的达官显贵,反而会增添许多俗气。所以说浓艳比不上清淡,庸俗比不上高雅。

246、出世涉世 了心尽心

出世之道,即在涉世中,不必绝人以逃世;了心之功,即在尽心内,不必绝欲以灰心。

[注释]

了:懂得,明白。《南史·蔡撙传》:“卿殊不了事。”

[译文]

超凡脱俗的方法,就应该在尘世中寻找,不必刻意隔绝世人远遁山林;了悟心性的功夫,还是要用此心去体会领悟,不一定要断绝欲念,心如死灰。

点评: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

247、身放闲处 心安静中

此身常放在闲处,荣辱得失谁能差遣我?此心常安在静中,是非利害谁能瞒昧我?

[注释]

瞒昧:隐瞒。

[译文]

把自己的身体放在闲适的环境中,那么世间的荣辱得失如何能够使唤我?使自己的心境经常处在安宁平静的状态,那么世间的是非利害又如何能够欺骗愚弄我?

248、云中世界 静里乾坤

竹篱下,忽闻犬吠鸡鸣,恍似云中世界;芸窗中,雅听蝉吟鸦噪,方知静里乾坤。

[注释]

芸窗:指代书房。芸,古人藏书用的一种香草。

乾坤:天地。杜甫《江汉》:“江汉思归客,乾坤一腐儒。”

[译文]

在竹篱下忽然听到鸡鸣狗吠的声音,恍然让人觉得置身于神仙世界之中;坐在书房里面优闲地听着蝉鸣鸦啼,才感受到安静中蕴藏无限情趣。

249、不忧利禄 不畏仕祸

我不希荣,何忧乎利禄之香饵?我不竞进,何畏乎仕宦之危机?

[注释]

香饵:引诱人的东西。

竞进:争夺,竞争。

[译文]

我不希望去追求荣华富贵,怎么会担心名利和官禄的诱惑呢?我不想升官发财,怎么会担心官场上潜伏的各种危机呢?

250、山泉去凡心 书画消俗气

徜徉于山林泉石之间,而尘心渐息;夷犹于诗书图画之内,而俗气潜消。故君子虽不玩物丧志,亦常借境调心。

[注释]

徜徉:徘徊闲适的样子。

夷犹:留连忘返。

玩物丧志:玩赏珍宝而丧失了本来的志向。

[译文]

优闲地游玩在山间树林清泉怪石之间,尘世的俗心渐渐止息;浸淫在读书吟诗作画的情趣当中,庸俗的气息就会在慢慢消失。所以有德行的君子虽然不会因为沉溺于玩物而消磨意志,也常常借助优雅的环境陶冶情操。

251、秋日清爽 神骨俱清

春日气象繁华,令人心神骀荡,不若秋日云白风清,兰芳桂馥,水天一色,上下空明,使人神骨俱清也。

[注释]

骀:舒缓荡漾。马融《长笛赋》:“安翔骀骀,从容阐缓。”

馥:香,香气。谢朓《思归赋》:“晨露晞而草馥。”(晞:干。)

神骨:精神和形体。

[译文]

春天的景致繁华热闹,使人心旷神怡,但却不如秋天的秋高气爽,白云飘飞,兰花馥郁,桂花飘香,秋水与长天共一色,天地澄澈清明,使人的身体和精神都感到清爽舒畅。

252、得诗真趣 悟禅玄机

一字不识,而有诗意者,得诗家真趣;一偈不参,而有禅味者,悟禅教玄机。

[注释]

偈:佛经、禅语中的唱词和诗句。

玄机:深不可测的道理。

[译文]

一个字都不认识,而说话充满诗意,这才体会到了诗的真正趣味;一句偈语都不明白,却富有禅机,可以说已领悟到禅理的奥妙。

253、好用心机 杯弓蛇影

机动的,弓影疑为蛇蝎,寝石视为伏虎,此中浑是杀气;念息的,石虎可作海鸥,蛙声可当鼓吹,触处俱见真机。

[注释]

机动:多虑。

浑:全部,都。

念息:心中没有非分的欲望。

真机:真理。

[译文]

总用心机的人,在杯中看到弓影会怀疑是毒蛇,将草中的石头当作蹲趴在地上的老虎,内心中充满了杀机。内心平和的人,把凶恶的石虎化作温顺的海鸥,把聒噪的蛙声当作吹奏乐曲,所接触到的都是真正的机趣。

254、身心自如 融通自在

身如不系之舟,一任流行坎止;心似既灰之木,何妨刀割香涂。

[注释]

不系之舟:比喻自由自在。

[译文]

身体要像没有系上缆绳的小船,任凭船儿飘流或者静止;心地要像已经焚成灰的树木,不怕刀砍或者涂香,丝毫不觉痛痒。

255、皆鸣天机 皆畅生意

人情听莺啼则喜,闻蛙鸣则厌,见花则思培之,遇草则欲去之,俱是以形气用事。若以性天视之,何者非自鸣其天机,非自畅其生意也?

[注释]

形气:躯体和情绪。

生意:生机。

[译文]

一般人按常情听到黄莺啼叫就高兴,听到蛙鸣就厌恶,看见花木就愿意栽培,看见野草就想拔掉,这都是根据对象的外形气质来主观地决定好恶;但如果以自然的本性来看待,哪一个动物不是随其天性而鸣叫,哪一种草木不是随其自然而生机?

256、盛衰始终 自然之理

发落齿疏,任幻形之凋谢;鸟吟花开,识自性之真知。

[注释]

幻形:指人的身体。

真如:真理。

[译文]

在发秃齿落的衰老年龄,只好任由那虚幻的躯壳自然的凋谢;在鸟语花香的春光时刻,却要能够体悟本性恒常不灭的真理。

257、无欲则寂 虚心则凉

欲其中者,波沸寒潭,山林不见其寂;虚其中者,凉生酷暑,朝市不知其喧。

[注释]

波拂寒潭:寒冷平静的潭水被扬起波浪。

[译文]

充满私欲而心浮气躁的人,即使在寒冷的深潭中心中也会烧起沸腾的波涛,就是处在深山野林中也无法使他心灵平静;无欲无求而心静意明的人,即使在酷热的暑天也会感到浑身凉爽,就是在早晨热闹的集市上也感觉不到内心的喧嚣。

258、贫则无虑 贱则常安

多藏者厚仁,故知富不如贫之无虑;高步者疾颠,故知贵不如贱之常安。

[注释]

高步者:指走路时昂首阔步目空一切的人。

[译文]

财富聚集得太多的人,失去时损失也大,由此可见富有的人还不如贪穷的人过得无忧无虑;地位爬得越高的人,摔得也会越惨,由此可见地位高的人还不如低下的人过得安逸。

259、晓窗读易 午案谈经

读《易》晓窗,丹砂研松间之露;谈经午案,宝馨宣竹下之风。

[注释]

易:指《易经》。

磬:一种用石头或玉制成的乐器。

[译文]

早晨坐在窗边研读《易经》,用松树上的露珠来研磨朱砂批阅评点;中午时分在书桌前诵读佛经,竹林间的清风把清脆的木鱼声传向远方。

260、花失生机 鸟减天趣

花居盆内终乏生机,鸟入笼中便减天趣。不若山间花鸟错集成文,翱翔自若,自是悠然会心。

[注释]

翱翔:展开翅膀回旋地飞。《庄子·逍遥游》:“翱翔蓬蒿,此亦飞之至也。”

[译文]

花木栽在盆中终归要失去生机,飞鸟关进木笼就减少了天然的生趣。不像山间的花鸟交错点染成美丽的图案,自由地飞翔,这样才能使人领会其中的妙趣。

261、诸多烦恼 因我而起

世人只缘认得我字太真,故多种种嗜好,种种烦恼。前人云:“不复知有我,安知物为贵?”又云:“知身不是我,烦恼更何侵?”真破的之言也。

[注释]

破的:比喻说话恰当。

[译文]

世上的庸人因为把“我”字看得太重,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嗜好和那么多的苦恼。前人说:“如果已经不再知道我的存在,又怎么会知道东西是否贵重?”又说:“如果知道自身并不属于自己所有,那么烦恼又怎能侵害我呢?”这真是一语切中要害。

262、少时思老 荣时思枯

自老视少,可以消奔驰角逐之心;自瘁视荣,可以绝纷华靡丽之念。

[注释]

瘁:毁败,困病。《三国志·吴书。吴主传》:“今天下未定,民物劳瘁。”

靡:华丽。《汉书·韩信传》:“靡衣媮食。”(媮:苟且。)

[译文]

用老年人的眼光来看待少年时的行为,就可以消除很多追名逐利的争斗心理;从衰败时的情形来看荣华富贵,可以断绝很多追求奢侈豪华的念头。

263、人情世态 倏忽万端

人情世态,倏忽万端,不宜认得太真。尧夫云:“昔日所云我,而今去是伊。不知今日我,又属后来谁。”人常作是观,便可解却胸中挂矣。

[注释]

倏忽:极短的时间。倏,迅速,极快。

[译文]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瞬息万变,都不必看得那么认真。尧夫先生说:“昨天所说的我,在今天已经变成了他。不知道今天的我,明天又变成谁。”人们如果常常作这样的思考,就可以放下心中许多牵挂。

264、热中取静 冷处热心

热闹中着一冷眼,便省许多苦心思;冷落处存一热心,便得许多真趣味。

[注释]

冷落:寂静冷寞。

[译文]

在热闹喧嚣的时候,如果能用冷静的眼光观察事物,便可省去许多令人烦恼的事情;在失意落寞的时候,如果能有一个奋发进取的决心,那就可以得到许多人生真正的乐趣。

265、寻常人家 最为安乐

有一乐境界,就有一不乐的相对待;有一好光景,就有一不好的相乘除。只是寻常家饭,素位风光,才是个安乐的窝巢。

[注释]

乘除:消长。

素位:安守本分。

[译文]

有一个安乐的境界,就一定有一个不安乐的境界和它相对;有一处美好的景色,就一定有一处不美的景色相参照。只有那些普通的家常便饭,寻常的自然景色,才是真正安乐的归宿。

266、乾坤自在 物我两忘

帘栊高敞,看青山绿水吞吐云烟,识乾坤之自在;竹树扶疏,任乳燕鸣鸠送迎时序,知物我之两忘。

[注释]

扶疏:枝叶茂盛。

鸠:鸟名,也称鸬鸠、班鸠。《诗经·召南·鹊巢》:“维鹊有巢,维鸠盈之。”

[译文]

将窗帘高高卷起,敞开窗户眺望青山绿水间云蒸霞蔚的美妙景致,才目睹到大自然是多么美妙自在。竹林茂盛树木疏朗,听任小燕子和鸣叫的鸠鸟在报道着季节的变化,因而领悟到万物合一浑然忘我的境界。

267、生死成败 任其自然

知成之必败,则求成之心不必太坚;知生之必死,则保生之道不必过劳。

[注释]

过劳:过分费心。

[译文]

如果知道事情有成功就一定有失败,那么也许求取成功的意念就不会那么坚决;如果知道有生就会有死,那么养生之道就不必过于用心良苦。

268、水流境静 花落意闲

古德云:“竹影扫阶尘不动,月轮穿沼水无痕。”吾儒云:“水流任急境常静,花落虽频意自闲。”人常持此意,以应事接物,身心何等自在。

[注释]

竹影:与月轮均指幻觉。

[译文]

一位道德高尚的和尚说:“竹子的影子在台阶上掠过而尘土不会飞扬起来,月影倒映池塘而水面不会生起丝毫波纹。”一位儒家学者也说:“水流得再急,四周的环境仍然宁静,花落得再多,意兴依然闲适。”一个人如果常保持这样的处世心态来为人处世,那么身心是多么自在逍遥啊。

269、自然乐曲 乾坤文章

林间松韵,石上泉声,静里听来,识天地自然鸣佩;草际烟光,水心云影,闲中观去,见乾坤最上文章。

[注释]

佩:系在衣带上作装饰用的玉。李白《感兴八首·其二》:“解佩欲西去。”

烟光:迷蒙的景色。

[译文]

山林中松涛阵阵,泉石间水流淙淙,静静聆听,可以体会到天地之间大自然的美妙乐章;原野尽头上升起的迷蒙烟雾,水中央倒映的白云美景,悠闲地看去,是宇宙间最美妙的天然文章。

270、溪壑易填 人心难满

眼看西晋之荆榛,犹矜白刃;身属北邙之狐兔,尚惜黄金。语云:“猛兽易伏,人心难降;溪壑易填,人心难满。”信哉!

[注释]

榛:丛生的荆棘。左思《招隐诗二首》:“经始东山庐,果下自成榛。”

壑:沟。《礼记·郊特牲》:“土反其宅,水归其壑。”

[译文]

眼看西晋已快灭亡,将变成杂草丛生的荒野,可还有人在那里炫耀自己的武力;眼看人将死去变成北邙山狐兔的食物,此时竟然还有人吝惜黄金。俗话说:“猛兽容易制伏,而人心难以降服;深谷容易填平,而人心难以满足。”这句话是如此的正确啊!

271、心无风涛 性有化育

心地上无风涛,随在皆青山绿树;性天中有化育,触处见鱼跃鸢飞。

[注释]

性天:天性。

化育:善良的德行。《礼记·中庸》:“能尽物之性可以赞天地之化育。”

鸢:一种鹰。《诗经·大雅·旱麓》:“鸢飞戾天,鱼跃于渊。”

[译文]

如果心中风平浪静没有波涛,那么所处之处无不是青山绿水一派美景;如果本性中有化肓万物的爱心,那么所看之物无不是鱼跃鸟飞的生动景观。

272、贵贱高低 自适其性

峨冠大带之士,一旦睹轻蓑小笠,飘飘然逸也,未必不动其咨嗟;长筵广席之豪,一旦遇疏帘净几,悠悠焉静也,未必不增其绻恋。人奈何驱以火牛,诱以风马,而不思自适其性哉?

[注释]

峨冠大带:指古代官服。

咨嗟:感叹,赞叹。

风马:发情的马。

[译文]

头戴高冠腰横博带的达官贵人,一旦看见头戴斗笠身穿蓑衣的老百姓飘飘然逍遥自在,未必心中不会产生失落的感叹;生活奢靡筵席不断的豪门贵族,一旦看见窗明几净的平民人家悠然闲适的样子,未必没有慕恋的心态。世上的人为什么还要以火牛阵相争斗,还要违背常情去追逐名利呢?为什么不去过朴素的生活来顺应自己清淡的人生本性呢?

273、鱼得水游 鸟乖风飞

鱼得水游,而相忘乎水;鸟乘风飞,而不知有风。识此可以超物累,可以乐天机。

[注释]

乐:享受,喜欢。

[译文]

鱼在水中才能自由地游动,却忘记得益于水;鸟儿乘风飞翔,却不知是有风托起它。认识了这个道理就可以超脱外物的束缚,可以享受到自然的机趣。

274、盛衰无常 强弱安在

狐眠败砌,兔走荒台,尽是当年歌舞之地;露冷黄花,烟迷衰草,悉属旧时争战之场。盛衰何常?强弱安在?念此令人心灰!

[注释]

砌:台阶。

黄花:菊花。

[译文]

狐狸做窝在残垣断壁,野兔出没在荒废楼台,这些都是当年歌舞升平的地方。遍地黄花在寒露中抖擞,一片荒草在烟雾迷漫中摇曳,这里曾是英雄逐鹿争霸的战场。兴盛和衰败哪里会长久不变?强弱胜负如今何在?想到这些不禁令人心灰意冷!

点评:无常歌(1)????无常歌(2)

275、宠辱不惊 去留无意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去卷云舒。

[注释]

去留:指归隐和为官。

[译文]

无论是宠爱或者屈辱,都不会在意,人生之荣辱,就如庭院前的花朵盛开和衰落那样平常;无论是晋升还是贬职,都不去在意,人生的去留,就如天上面的浮云飘来和飘去那样随意。

点评:炉火纯青之境界。

276、高天可翔 万物可饮

晴空朗月,何天不可翱翔,而飞蛾独投夜烛;清泉绿草,何物不可饮啄,而鸱枭偏嗜腐鼠。噫!世之不为飞蛾鸱枭者,几何人哉!

[注释]

鸱枭:猫头鹰一类的鸟。李商隐《隋师东》:“岂假鸱枭在泮林。”

[译文]

晴朗的夜空,明月高照,天空可任意翱翔,而飞蛾却偏偏要在夜间扑向烛火;清泉流水,绿草野果,哪一种东西不能饮食果腹,而鸱枭却偏偏爱吃死老鼠。唉,世界上能不像飞蛾、鸱枭那样犯傻的人又有几个呢?

277、求心内佛 却心外法

才就筏便思舍筏,方是无事道人;若骑驴又复觅驴,终为不了禅师。

[注释]

不了禅师:指还没有开悟和尚。

[译文]

登上了竹筏就想到上岸后要舍弃这竹筏,这才是懂得不受外物羁绊的真人;如果已经骑在驴上却还想着找另外一头驴,便永远也无法成为了却尘缘的高僧。

278、冷情当事 如汤消雪

权贵龙骧,英雄虎战,以冷眼视之,如蚁聚膻,如蝇竞血;是非蜂起,得失猬兴,以冷情当之,如冶化金,如汤消雪。

[注释]

骧:马抬着头快跑。

膻:羊膻气。

猬:刺猬。

冶:熔炉。

[译文]

有权势的达官贵人气势威武,英雄豪杰像猛虎一样征战,用冷静的眼光来看待他们,只不过是像蚂蚁聚集在腥膻味旁争食,苍蝇竞相争吸血一样;人间的是是非非像乱蜂涌集,人间的得失像刺猬毛密集,用冷静的头脑来应付,不过就像金属在炉中冶炼,冰雪被热火融化一样。

279、物欲可哀 性真可乐

羁锁于物欲,觉吾生之可哀;夷犹于性真,觉吾生之可乐。知其可哀,则尘情立破;知其可乐,则圣境自臻。

[注释]

羁锁:束缚。

夷犹:留连。

臻:到达。

[译文]

被物质欲望所束缚,会觉得生命很可悲;悠游在纯真的本性中,才觉得生命很可爱。知道什么很可悲,那么尘世的欲望可以立刻消除;知道什么很可爱,那么神圣的境界自然会达到完美。

280、胸无物欲 眼自空明

胸中即无半点物欲,已如雪消炉焰冰消日;眼前自有一段空明,时见月在青天影在波。

[注释]

空明:形容光明透彻。

[译文]

如果我们心中不存在有一丝对物质的欲望,心中的烦恼就会像炉火把雪消融及太阳将冰融化一样消散了;如果我们眼前有一片空旷开朗的环境,便可以时常看到皓月当空及其映在水波中的倒影。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由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文章及图片非本站所发,由用户投稿自发贡献,如有图片及内容侵权不通过邮件告知删除,而擅自诉讼/敲诈/勒索,本站概不妥协,本站认为是在敲诈,必将拿起法律的武器坚决捍卫自己的权益。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第一时间发送邮件至 30934214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ces.com.cn/5228.html
广告位

作者: 投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30934214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0934214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