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您的位置 首页 常识

范雎蔡泽列传原文及翻译注释(范雎者文言文翻译及答案)

蔡泽者,燕人也,游学干(追求;求取)诸侯小大甚众(多),不遇(没有得到机会)。去之…

蔡泽者,燕人也,游学干(追求;求取)诸侯小大甚众(多),不遇(没有得到机会)。去之(到;往)赵,见(被)逐。之韩、魏,遇夺釜鬲(行厨炊具)于途,蔡泽乃西入秦。

蔡泽,燕国人。游学四方,向所在诸侯求取官位,都没有获得机会。到赵国被驱逐。又前往韩、魏,在路上,所带行厨炊具又都给别人抢去了,于是蔡泽只好向西到秦国。

将见昭王,使人宣言(扬言)以感怒(激怒)秦相范雎曰:“燕客蔡泽,天下雄俊弘辩(见识高超,口辩厉害)智士也。彼(那时)一见秦王,秦王必困(使窘迫)君而夺君之位。”

蔡泽准备去见秦昭王,就(用计)先派人扬言,用以激怒秦国宰相范雎,说:“燕人蔡泽,是天下见识高超、口辩厉害的智慧之人,他一拜见秦王,秦王一定会使你窘迫而(蔡泽)定会夺取你的相位。”

范雎闻,使人召之。蔡泽入,则揖(作揖)范雎,范雎固(本来)不快。及见之,(蔡泽)又倨(倨傲)。范雎让(责备)之曰:“子尝宣言欲代(取代)我相(做……的宰相)秦,宁有之乎(难道有这件事吗)?请闻其说(请让我听听你的说法)!”

范雎听说后,派人召蔡泽来见。蔡泽进见,却只长揖之礼而不下拜,范雎本来就不高兴。等到见到蔡泽后,蔡泽的态度又很倨傲,范雎责备他说:“你曾经扬言要取代我做秦国宰相,难道有件事吗?请允许我听听你的说法!”

蔡泽曰:“若夫秦之商君、楚之吴起、越之大夫种(越国的大夫文种),其卒然(结局)亦可愿(羡慕)与?”

蔡泽说:“假使像秦国的商君、楚国吴起、越国的大夫文种,他们最后的结局也值得羡慕吗?”

范雎知蔡泽之欲困(使困窘)己以说,复谬(诡辩)曰:“何为不可!若此三子者,固义之至之(仁义的极致),忠之节(忠诚的气节)也。是故君子以(因为)义死难(以死殉难),视死如归。生而辱(受辱),不如(为节义)死而荣。士固(本来)有杀身以成名(的志向),惟义之所在,虽死无所恨,何为不可哉!”

范雎料到蔡泽(故意引用这三人之事)要用这些说辞来堵住自己的嘴。于是就诡辩地回答说:“为什么不可以!像这三人,本来就是仁义的极致,忠诚的标准。因此君子为保持节义可以以身殉难,视死如归。活着而受辱没,还不如为节义死去而荣耀。士人本来就有杀身成名的,只要仁义所在,即使死也无所怨恨,为什么不可以!”

蔡泽曰:“今商君、吴起、大夫种之为人臣,是(正确)也;其君,非(错误)也。故世称三子致功(建立功德)而不见德(德报),岂慕不遇(投合;体察)世死乎!夫人之立功,岂不期于成全(功成人在)邪!身与名俱全者,上也。名可法(效仿)而身死者,其次也。名在戮辱(诟辱)而身全者,下也。”于是范雎称善。乃延(邀请)入坐,(待)为上客。

蔡泽说:“商君、吴起、大夫种作为人臣,做得对;但那些君主,却错了。所以,世人称这三人尽了忠孝之功而不得好报,难道羡慕他们那样不得好报而白死么!世人建功立业,难道不期望成全吗!性命和功名都得成全的,这是上等。功名可以使后世效法而性命却失去的,这就次一等了;性命虽得苟全,但声名却蒙受污辱,这就是最下的一等了。”听到这里,范雎称许蔡泽的话。于是请他入坐,待为上宾。

后数日(范雎)入朝,言于秦昭王。昭王召见蔡泽,与语,大说(“悦”,喜悦;喜欢)之,拜(授官)为客卿。范雎因(趁机)谢(推脱)病请归相印。昭王新(刚;才)说(宠幸)蔡泽,遂拜为秦相,东收周室(东周)。

过后几天,范雎上朝,把蔡泽的情况向秦昭王作了禀报。秦昭王召见蔡泽,同他谈话,大为喜悦,授予他客卿之位。范雎趁机托言有病请昭王允许他归还相印。秦昭王新宠蔡泽,于是授予蔡泽宰相之位,并在他的辅佐下灭了东周。

蔡泽相秦数月,人或恶(恶语中伤)之,俱(“惧”,害怕)诛,乃谢病归相印,号为纲成君。居秦十余年,事昭王、孝文王、庄襄王,卒(最后)事始皇帝。为秦使于燕,三年而燕使太子丹入质于秦(到秦国作人质)。

蔡泽做了秦相几个月后,有人说他的坏话,中伤他,蔡泽害怕被杀,于是就拖言有病归还相印。在秦国十多年,奉事昭王、孝文王、庄襄王,最后奉事秦始皇。蔡泽作为秦国使者出使燕国,在燕国三年,就让太子丹被送入秦国当了人质。

太史公曰:韩非子称长袖善舞(袖子长的人擅长跳舞),多钱善贾(钱多的人善于做生意),信哉是言也(这句很正确啊)!蔡泽等世所谓一切辩士,然(然而)游说诸侯,至白首无所遇者,非计策之拙,所为说力(游说的功效)少也。

太史公评论说:韩非子称“长袖善舞,多钱善贾”。这句话很可信啊。蔡泽等世上的一切辩士,虽然游说诸侯,但(大都是)到了头白也没有入仕的机会。这并非他们的计策拙劣,而是因为游说的力度不大。

羁(羁留;停留)旅入秦(客居在秦国),取(取得)秦相(的官位),垂(流传)功于天下者,固(本来)强弱之势异也。然士亦有偶合(偶然的机遇),贤者多如此子(蔡泽),不得尽意(施展自己全部才能),岂可胜道(说得完)哉!然此子不困厄,恶(wū,哪里;怎能)能激(能激发;奋发)乎!

等到入秦作客,取得卿相之位,功垂天下的原因,本来是国家强弱形势本来就不一样,凭藉不同罢了。辩士也有偶然遇到好机会的;天下有很多像蔡泽一样的贤能之人,(却没有遇到好机会)所以就不能尽展他们的才能,(这样的事)又哪能一一数得尽呢!然而,蔡泽如果不被厄境所困,又哪能激励自奋呢?!

——(《史记•范睢蔡泽列传》)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由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文章及图片非本站所发,由用户投稿自发贡献,如有图片及内容侵权不通过邮件告知删除,而擅自诉讼/敲诈/勒索,本站概不妥协,本站认为是在敲诈,必将拿起法律的武器坚决捍卫自己的权益。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第一时间发送邮件至 30934214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ces.com.cn/30025.html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作者: 投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30934214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0934214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