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常识

诗经氓原文及翻译赏析(诗经氓原文注音及译文)

一位女子对男子背叛婚姻行为的抗争

一位女子对男子背叛婚姻行为的抗争

——《诗经·卫风·氓》解析

北郭先生

《诗经·氓》,中学课文。本解析与你的理解一致吗?

卫风·氓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送子涉淇,至于顿丘。匪我愆期,子无良媒。将子无怒,秋以为期。

乘彼垝垣,以望复关。不见复关,泣涕涟涟。既见复关,载笑载言。尔卜尔筮,体无咎言。以尔车来,以我贿迁。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桑之落矣,其黄而陨。自我徂尔,三岁食贫。淇水汤汤,渐车帷裳。女也不爽,士贰其行。士也罔极,二三其德。

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言既遂矣,至于暴矣。兄弟不知,咥其笑矣。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淇则有岸,隰则有泮。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一、词句解释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你当初还是没人管没人问的小伙子时笑嘻嘻地,抱着布匹来我娘家所在的地方兑换蚕丝。氓,读méng,本义是流民。蚩蚩,笑嘻嘻。

匪来贸丝,来即我谋。其实,你不是来兑换蚕丝的,你是来找我商量婚事的。匪,非。即,就,靠近。

送子涉淇,至于顿丘。我送你渡过淇河,一直送到顿丘。

匪我愆期,子无良媒。并非我一拖再拖婚期,是因为你没有派好的媒人来说媒。愆,读qiān,过错,延误。

将子无怒,秋以为期。请你不要生气,就定秋天作为婚期吧。将,读qiāng,请。

乘彼垝垣,以望复关。登上村外那断壁残垣,望向你所来自的复关。垝垣,读guǐ yuán,断壁残垣。复关,地名,“氓”之所来自。

不见复关,泣涕涟涟。望向复关看不到你,我伤心得泣涕涟涟。

既见复关,载笑载言。看到了你,我又是笑又是跟你诉说别后的相思。

尔卜尔筮,体无咎言。你请人卜筮,一切征象都没有不吉利的话。体,占卜和算卦得到的征象。

以尔车来,以我贿迁。那就驾着你的马车来迎娶我吧,也将我的嫁妆一同拉走。贿,财物,指嫁妆。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桑树枣子还没落的时候,桑树的叶子翠绿粉嫩。沃若,沃然。

于嗟鸠兮!无食桑葚。可叹那斑鸠鸟啊,不要贪吃桑葚。于,读xū。于嗟,吁嗟。

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可叹那痴心女啊,不要爱男子爱得昏沉沉。耽,沉溺。

士之耽兮,犹可说也。男子爱得深,还能回过神来。说,通脱。

女之耽兮,不可说也。女子爱得深,就回不过神来了。

桑之落矣,其黄而陨。桑树枣儿落尽的时候,桑树的叶子也渐渐变黄,最后飘落。

自我徂尔,三岁食贫。自从我嫁到你家,三年过的都是清贫的日子。徂,读cú,前往。

淇水汤汤,渐车帷裳。淇河水放荡不羁,马车行走在岸边,车帷总有被打湿的时候。汤,读shāng。渐,打湿。

女也不爽,士贰其行。女方没什么过错,男方的行为被背叛了初心。爽,差错。贰,不专一。

士也罔极,二三其德。男子行为处事没有定准,总是三心二意。极,准则。二三其德,三心二意。

三岁为妇,靡室劳矣。三年来嫁给你做妻子,家里家外苦活累活我没有一样没承担下来。靡,无。

夙兴夜寐,靡有朝矣。我早起晚睡,没一天不是如此。

言既遂矣,至于暴矣。你已经将我娶进门了,你的本性也就暴露出来了。言,语气词。暴,暴露。

兄弟不知,咥其笑矣。我娘家的兄弟们不知道实情,还嘲笑我管不住丈夫。咥,读xì,嘲笑。

静言思之,躬自悼矣。有时静下心来回想这几年,只能暗自伤心。言,语气词。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就这样跟你过一辈子,年岁越增我越怨恨。

淇则有岸,隰则有泮。就像淇河总有岸、洼地总有边,这日子总得有个尽头。隰,读xí,低湿的地方。泮,通畔。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当初我们还没结婚的时候,每次见面,总是笑笑呵呵,开开心心。总角,古代男女未成年时把头发扎成丫髻,称总角。宴、晏晏,欢乐。

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当初你信誓旦旦,说要与我相亲相爱,白头偕老,如今你违背了誓言却不思悔改。反,违背誓言。

反是不思,亦已焉哉!既然你违背誓言却不思悔改,那我们的婚姻就到此结束吧!

二、主旨分析

关于《卫风·氓》的主旨,有两大说法:

一是淫妇咎由自取说。

汉代卫宏《毛诗序》说:“《氓》,刺时也。宣公之时,礼义消亡,淫风大行,男女无别,遂相奔诱,华落色衰,复相弃背,或乃困而自悔,丧其妃偶,故序其事以风焉。美反正,刺淫泆也。”

宋代朱熹《诗集传》:“此淫妇为人所弃,而自叙其事,以道其悔恨之意也。”朱熹进而将诗中的女子描绘成一个工于心计的淫妇:“夫既与之谋,而不遂往,又责无所以难其事,再为之约以坚其志,其计亦狡矣,以御蚩蚩之氓,宜其有作而不免于见弃。”——意思是,女子与男子私定终身,却不立即私奔,而是责怪男方家没派媒人以刁难男方,再与男子约定婚期以坚定男子的决心,其心计也太狡诈了,以此来驾驭那傻乎乎的男子,这样的女子尽管处心积虑但最终还是不免于被遗弃。朱熹进而教训道:“盖一失其身,人所贱恶,始虽以欲而迷,后必以时而悟,是以无往而不困耳!士君子立身一败,而万事瓦裂者,何以异此?可不戒哉!”——意思是,女子一旦失身,人们就看不起她了,虽然男子当初因为情欲而迷上她,但此后一定会在适当的时候醒悟过来,所以这样的婚姻无论如何是要陷入困顿的。作为在社会上闯荡的男子一旦立身败坏,那就万事败坏了。这与诗中的男子境遇有何不同?难道还不应该引以为戒吗?

二是封建社会男女地位不平等女子在婚姻中受压迫说。

比如,有学者分析道,“春秋时期生产力还相当落后,妇女在家庭中经济上不独立,人格上形成对男子的附属关系,男子一旦变心,就可以无所顾及地将她抛弃。当时作为封建生产关系和等级制度的观念形态也逐步形成,妇女的恋爱和婚姻常常受到礼教的束缚、父母的干涉和习俗的责难,进一步形成了对妇女的精神桎梏。”

其实,《卫风·氓》写的是春秋时期女子对男子背叛婚姻行为的反抗,诗中的女子既是不幸婚姻的受害者,也是反抗不幸婚姻的强者。诗歌以一位女子的口吻回顾自己的婚姻从建立到运行、变化直至解体的过程——婚前,也曾热恋,“不见复关,泣涕涟涟;既见复关,载笑载言”。婚后,也曾度过一段甜蜜的时光,“桑之未落,其叶沃若”,鸠食桑葚,女与士耽。但不久,男子却背叛了初心,“女也不爽,士贰其行。士也罔极,二三其德”。对此,女子有控诉,“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言既遂矣,至于暴矣。兄弟不知,咥其笑矣”;有伤心,“静言思之,躬自悼矣”;有反思,“及尔偕老,老使我怨。淇则有岸,隰则有泮”;有对男子的感化,“总角之宴,言笑晏晏”;有对男子的劝解,“信誓旦旦,不思其反”;最终则是对不幸婚姻的醒悟和反抗,“反是不思,亦已焉哉”。可以说,最后在离婚问题上,女子掌握了主动,而非被动地被休弃。

中国古代汉族婚姻遵循“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纳采,男方家请媒人去女方家提亲,女方家答应议婚后,男方家备礼前去求婚。问名,男方家请媒人问女方的名字和出生年月日。纳吉,男方将女子的名字、八字取回后,在祖庙进行占卜。纳征,男方家以聘礼送给女方家。请期,男家择定婚期,备礼告知女方家,求其同意。亲迎,新郎亲至女家迎娶。《卫风·氓》中,从“匪我愆期,子无良媒”(要求男方派媒人)、“秋以为期”、“尔卜尔筮,体无咎言”、“以尔车来,以我贿迁”等情节看,其婚姻礼仪是完备的,汉宋学者斥责女子为淫妇毫无道理。

从《卫风·氓》,我们还看到一个有趣的现象:自由恋爱与封建婚姻“六礼”自然接轨。诗中的女子与男子显然是自由恋爱,但一旦进入谈婚论嫁阶段,则需要遵循“六礼”的婚姻规范。自由恋爱与社会约定俗成的婚姻礼仪自然接轨,不仅古代是这样,即便是在今天也是如此。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由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文章及图片非本站所发,由用户投稿自发贡献,如有图片及内容侵权不通过邮件告知删除,而擅自诉讼/敲诈/勒索,本站概不妥协,本站认为是在敲诈,必将拿起法律的武器坚决捍卫自己的权益。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第一时间发送邮件至 30934214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ces.com.cn/10988.html

作者: 投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30934214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0934214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