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常识

抖音日活用户2022最新数据(2022抖音用户活跃数据分析)

编辑导语:15秒短视频撑不起一个繁荣的生态。原先抖音的定位就是立足于”15秒短视频“模式…

编辑导语:15秒短视频撑不起一个繁荣的生态。原先抖音的定位就是立足于”15秒短视频“模式,而如今为了加了加快商业化,中长视频和直播占据了主要地位,本文将对抖音下降短视频的权重的原因进行分析解读,值得一看。

抖音“抛弃”短视频

抖音是短视频的代名词,但不少用户发现,如今在抖音上刷到短视频越来越难了,取而代之的是直播、集锦、节选、微短剧等中长视频内容。

“在抖音上,看完一条视频需要的时间越来越长了。”29岁的贺兰是抖音的忠实用户,15秒、帅哥美女、唱歌跳舞,曾是抖音身上最显眼的标签,但最近,抖音的一些变化,让他感觉不是很好。

贺兰每天刷抖音的总时长在3个小时左右,近来,他明显感觉到平台推荐的短视频内容正在变少,让他想不通的是,自己明明点赞帅哥美女唱歌跳舞的短视频不在少数,按照抖音的算法机制来看,应该会推荐越来越多的此类内容。但现实是,偶尔点赞的“剧情类内容”开始变多,这种“剧情类内容”时长更长、内容更丰富,会比一般的15秒短视频更消耗时间,也让他更沉溺其中。

“相比15秒的短视频,30秒、1分钟,甚至时间更长的中长视频,内容肯定更丰富,也更有看头,但对于阅读场景的要求也在变高。”对于贺兰而言,在工作的间歇,或者上厕所的时间,刷刷短视频,算是一种休闲娱乐,但是随着内容时长的增加,看不完或占用时间太多的两难,成了他的痛苦。

在业内人士看来,15秒短视频是入门级内容,只要有台手机,谁都可以拍,目前在抖音上,拍摄时长依旧默认为15秒。“15秒,属于UGC,大多来源于市井生活,偶有惊喜,这也是很多人所说的,抖音原来的样子。”不过,这类内容往往很粗糙,更精致的内容,需要PGC、OGC来生产。

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15秒短视频几乎不可持续,“短视频的爆点,基本上来源于现场,比如楼塌了,洪水来了,突发事件,等等,这些都难以量产。”创作者金青表示,而抖包袱抖机灵的短视频,最大的缺点就是很容易被抄袭,一个好的段子,可能被几十个号复制。“更关键的是,短视频几乎无法形成稳定的商业化渠道。”

金青介绍,抖音、快手等平台的商业化主要模式是广告和抽佣(来自于直播打赏和带货),对于创作者来说,商业化则来自于交易,“我们提供内容、才艺、商品,让用户买单。”几年拼杀下来,几乎所有的创作者都走上了同一条路,那就是抛弃短视频,“15秒玩玩可以,赚钱还得靠中长视频和直播。”

业内人士表示,抖音初期的目标是建立一个音乐短视频社区平台,但短视频没有一套完整的变现模式,长久以来的支撑性收入,还是比较单一的商业广告,撑不起一个繁荣的生态。直播做起来后,变现之路才开始清晰,如今,其他商业化业务,比如电商、社交、本地生活等,基本都是基于直播。

湖南一家MCN公会负责人向圆锥体表示,从2019年底公司就开始寻求转型,从直播打赏转型做带货,而旗下艺人早期的推广内容也从“秀才艺”,变成了“情景剧”,比如推男艺人的表演剧本就是“霸道总裁爱上我”,女艺人的剧本则是“琼瑶苦情剧”,还有白富美、搞笑女的人设等,视频时长也相应改变。

在金青看来,内容作为直播的导流工具还是很好用的。“但15秒,还是太短了,至少要30秒以上。”抖音博主“安秋金”团队一位工作人员说,时长与内容想表达什么有直接关系,但市场证明,内容最佳时长在1分钟左右。

火星文化CEO李浩介绍,抖音初期主推15秒短视频,专注于BGM,特效等,是需要与长视频平台“爱优腾”拉开差距,搞差异化,填补用户碎片化的时间。但现在的抖音,用户量足够大,用户粘性足够强,就不用局限于短视频了。

从近两年抖音火爆出圈的内容来看,15秒的短视频确实再难出爆款,转而取代的是中长视频或者直播。比如最近爆火的刘畊宏,以及去年底出圈的张同学等,都是如此。

2020年9月,抖音APP商店改名,从“抖音短视频”更名“抖音”,这意味着“短视频”只是抖音发展的一种内容类型,而不是全部。同时间,抖音发布“DOU知计划2.0”,为科普内容开放5分钟权限。

北京字节跳动CEO张楠曾在2021年公开表示,越来越多用户在抖音上的视频化表达,让抖音逐渐从一种娱乐方式变成一种社交方式,未来还可能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与之相应,产品主推的内容风格也有所侧重,内容风格决定的“时长”也跟着转换。

去年11月,字节跳动组织架构调整,旗下的头条、西瓜、搜索、百科以及国内垂直服务业务并入抖音,该板块负责国内信息和服务业务的整体发展,为用户提供更优质的内容及服务。不管是西瓜视频还是今日头条,都打通了通向抖音的内容体系,抖音的内容变成了图文、视频、资讯等汇聚的平台。

据《圆锥体》观察,在抖音iPad版本,在“推荐”“关注”与“同城”三大一类入口外,并列的还有“游戏”“免费看剧”与“热点”等,其中,“免费看剧”提供了电视剧、电影与综艺等类型长视频节目,在6月12日,其橱窗位置推荐的电影是《催眠大师》与《滚蛋吧!肿瘤君》。

数据显示,2022年,抖音日活量突破7亿,意味着抖音的用户增长即将见顶,争夺用户时长成为抖音的首要任务,而鼓励专业创作者生产、丰富内容的多样性是留存用户的基础。业内人士表示,无论从内容生态的角度考虑,还是着眼于商业化的可能性,短视频的权重逐渐下降,都是不可避免的。

一、“失宠”的15秒

在2016年上线初期,抖音主打15秒短视频,标签是“潮酷和时尚”,并确定了抖音“年轻、时尚”的风格。这个定位让抖音在开始发力时占据了优势,并用“俊男”“美女”“大长腿”的节奏感视频,吸引了大量一二线城市的年轻人涌入。

随着用户群体的不断扩大,抖音的定位也发生了变化。2018年3月,抖音正式启用全新的品牌口号“记录美好生活”,这让抖音的用户群体更加大众化。为了满足不同群体的需求,抖音15秒的视频时长也被打破,各色各样的内容开始涌进平台,构成如今丰富繁荣的内容库。

“类似微博的发展过程,一开始用限制的方式形成社区氛围,达到一定规模打开限制,让五花八门的内容进来,加大粘性,如果还是限定15秒的短视频,会限制创作者的门槛,也无法满足观看者的多元化需求。”一位产品经理告诉《圆锥体》。

今年以来,15秒短视频在抖音平台的占比开始降低,是很多用户的直观感受。作为一个资深“颜控”,26岁的冬梅从一开始玩抖音就是冲着帅哥来的,炫彩的灯光、带感的节奏、帅气的脸庞,每一个都是吸引她加入的充分条件。曾经下拉列表几乎都是跳舞的15秒视频,随着时间推移,这类内容开始变少,而其他内容越来越多,如知识、科普、美容、评测、游戏、直播等开始被集中推荐,这类内容的时间越来越长,也逐渐稀释了她看帅哥的兴趣。

现在吸引她留在抖音的是各式各样的新鲜内容,其中最吸引她的数电影解说合集。在抖音的下拉列表中,系统推荐的影视剧解说几乎都是分集,一旦被吸引,想要继续观看就要关注博主更新,并在博主主页追剧。一旦刷到单集视频,通常要花费十几分钟、半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沉浸在单个博主的主页上持续观看,这比以往刷帅哥的视频更消耗时间。

中老年人对抖音的沉浸时间也逐渐变长,丰富的内容种类是留住他们的关键。以往张阿姨在抖音上只分享唱歌视频和刷民谣歌曲,但是现在,情感专家的婚姻故事、离婚律师的忠实劝告、家长里短的情景喜剧反而占据了她的大把时间,每天刘阿姨都要在抖音花费五六个小时的时间,并在抖音上总结“人生忠告”,二次消化之后拿来反向教育子女。

对于创作者来说,更长时间的内容除了可以增加用户黏性之外,还能搭建稳定的商业化路径。前几年抖音平台爆火的“广东夫妇”就是走了这条路径,通过搞笑视频出圈爆火,然后直播带货。而直播带货,是抖音目前商业化比较清晰的模式。去年618,广东夫妇单场带货3.04亿,是抖音平台的头部带货主播之一。

对于平台来说,用户使用时长是他们“日进斗金”的秘诀,为了最大限度地留住用户,各平台都选择发力中长视频。随后,抖音、快手上的视频时长开始逐步变长,从15秒、30秒、1分钟、5分钟,直至15分钟,甚至更长。其中,知识科普这类视频的时长,受到的限制更小,相关内容创作者还得到了不少流量扶持。

2019年6月,西瓜视频联合抖音、今日头条共同发起“中视频伙伴计划”,抖音也首次开通了流量分成计划;8月新版抖音也推出了新的社交玩法,并且在抖音APP首页中加入了“长视频”专区;2019年4月,快手发起“你呼百应”创作者招募计划,招募更多优秀创作者加入快手商业生态当中,同年7月快手公布“双10计划”,鼓励创作者加入和参与10亿分成,鼓励创作者单场多品牌混合直播和CPT(按时长计费)等。2021年,腾讯在线视频成立后首次亮相,以IP为根本,全面发力长、中、短视频,并将腾讯视频与微视进行了新一轮的整合。

数据显示,抖音不同时长的内容占比正在发生变化,一个比较明显的现象是,视频时长在1分钟以上的内容占比开始提高。《圆锥体》通过“巨量算数”随机比较了2021年和2022年抖音视频时长占比分布,发现2022年5月30日至6月5日,视频1分钟以上的内容占比21%,而在2021年同期则为18%。

二、改变的“算法”

抖音从2018年开放MCN机构入驻,开启了创作者的专业化与升级之路,为了争夺用户与流量,这些专业化机构陷入内卷,不断推高内容制作门槛与成本,其表征之一就是,视频时长变得越来越长,1分钟甚至3分钟的中长视频成为常规发布内容。

“整个内容生态是越来越卷的,无论是对视频内容品质还是表达形式。”抖音博主“安秋金”(贫穷料理)团队说,他是一位美食博主,拥有2145万粉丝,在发布的700多个视频作品中,大部分时长在2分钟左右,最长接近3分钟。

安秋金团队有关人员说,他们目前的更新周期是3天一期,作品的出产周期在整个抖音生态里算是长的,他们的视频拍摄周期一般是三四个小时拍摄,然后利用六七个小时剪辑,剩下的时间全部用来思考创意。

但视频变长意味着完播率的下降,这是抖音推荐机制的重要指标。比如拥有近2000万粉丝的张同学,其作品时长平均在3至6分钟,完播率仅有10.7%,播放中位数则高达9754万;而拥有2100万粉丝的美女博主刘思瑶,完播率达到25.6%,播放中位数为339万。

15秒短视频完播率高,但一个显性的缺点就是容易被抄袭、易朽。据腾讯新闻《潜望》报道,创作者为了迎合算法完播率,视频节奏越来越快、时长越来越短。一条视频爆了,无数人跟风翻拍。为了赚流量,有MCN不惜让十几个网红同时拍一个脚本。随之而来的是同质化泛滥和审美疲劳。

一位特效创作者说,此前,他最爆的一款特效收益有4万多元,拍摄内容过百万,传播量过亿了,但抖音特效竞争太激烈了,抄袭与模仿很短时间就会扑上来,导致收益归零,他现在转向做动漫了。

15秒的创作节奏与思路并不适合所有领域,一些泛知识类、美食、生活等垂直领域,他们无法压缩内容时长至15秒。“抖音很强势,平台想要扶持的内容,更容易被看到,也比较容易做起来。”业内人士介绍,抖音视频观看量来自“关注”的比例不大,主要来自平台算法推荐。《圆锥体》从巨量星图观察到数据看,生活类,剧情类,知识类的博主与内容占据了“视频热榜”“短视频达人榜”以及“指数榜”的一大部分,他们构成了抖音流量大盘的新星。

如今,更精彩、更丰富、时间更长的视频内容成为抖音与其他平台争夺用户使用时长的利器,也是专业内容创作者发挥才能、更快变现的选择。于是,15秒的短视频,就不可避免被主流所“抛弃”。

直播成了新的宠儿,很多人在其中淘金。“招女团主播,超高保底6000加提成,月入过万不是梦,有想法的来。”高辉每天都会在朋友圈发布这样一条消息,他与朋友合伙开了一个MCN机构,专门做女团直播表演,他们每晚开播两个小时,最多的时候获得过48万音浪,合计约5万元,“每次分50%的提成给平台,平台还不鼓励推直播?”

抖音的直播收入在快速上升。根据中信建投数据,2020年,字节跳动广告收入 1750亿元,直播流水450亿-500亿元;2021年广告与商业化收入达2500亿元,同比增长43%,直播收入约600亿-700亿元,同比增长近70%。

抖音超级MCN机构无忧传媒创始人雷彬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短视频直播现在是不是一个风口?我个人并不觉得是一个风口,而是一种趋势。”

“刘思瑶签了5年才达到千万粉丝,美女人设,拍短视频在抖音爆火,但刘畊宏签约半年时间不到,就依靠直播,实现出圈与7000万粉丝体量。”一位无忧传媒的前员工评价说。

三、短视频撑不起生态

在短视频领域,言必及抖音,事实上,抖音之前,这个赛道,还有很多先驱。

2016年,开发出秒拍、小咖秀、一直播的“一下科技”混得风生水起,这一年,他们获得了5亿美元的E轮融资,并表示,将投入10亿美元做内容,重点扶持PGC(专业团队生产内容)。时任一下科技高级副总裁张剑锋说,“UGC(用户生产内容)是一条艰辛而困难的道路,在用户积累和商业变现上会遇到双重困难。”

现在来看,这是一个巨大的战略“误判”。火星文化CEO李浩说,秒拍于2013年上线,其底层逻辑还是根植于PC端的用户习惯,没有意识到后期“算法推荐”技术兴起,改变了视频流的广告模式,抖音将广告作为内容插入到信息流内容中,广告容量相较于“爱优腾”的贴片广告有了质的提升,从而解决一开始其面临的商业化挑战。

秒拍背靠微博,依靠“冰桶挑战”以及众多明星入驻,2017年,秒拍月活用户量达2.86亿,用户渗透率达61.7%,位居短视频行业Top1。

2017年,一下科技创始人韩坤在接受《芭莎男士》采访时说,“现在有人尝试长视频越来越短,短视频越来越长。我觉得能够清晰地说清楚一件事情让人娱乐,就不用去限制时长,因为视频与看电视不一样,它属于活动领域。”

但秒拍的口号“10秒拍大片”决定了它短小、精悍的特征,这是一款典型的面向观看的产品,它的核心点在于方便拍摄和分享,主要解决看的需求。

外界普遍认为,秒拍之所以被抖音快手赶超,是因为成也微博,败也微博,依赖微博流量太深,“微博自身的体量成为了秒拍成长的天花板”。

韩坤曾邀请某位人士担任一下科技的CEO,但这位人士拒绝了,他告诉《圆锥体》,不管是秒拍还是美拍,他们的底层逻辑是根植于传统PC互联网端,很多产品功能沿用网页的思路,比如他们缺少抖音的大屏信息流,双击点赞等移动端功能。

但另一方面,这也跟秒拍自身的内容生态有关系,10秒视频内容想要爆,意味着内容要新奇,怪诞,甚至要有大冲突,才能从巨大流量池搏杀出来,持续给到创作者正向反馈。但这种生态,难免踩到监管红线,2018年7月,秒拍被监管部门下架,周期为76天,是当时惩罚周期最长的产品之一。

等到秒拍重新上架时,它发现,快手与抖音正以火箭蹿升的速度抢占短视频行业领地,并大幅挤压了秒拍的生存空间。据《圆锥体》查询易观千帆数据,秒拍独立APP月活数据一直在走低,2017年9月月活还有1800万,到了2022年5月,月活仅有223万。

一下科技推出的“小咖秀”于2015年上线,主打对嘴、合演、原创、鬼畜等内容门类,曾一度占据短视频下载量第一名,2020年9月因“侵害用户权益”,遭遇下架,迄今都未能在苹果应用商店恢复上架。

2014年5月上线的美拍则一直困于工具属性,未能形成良好的社区文化与创作者反馈,流量来得快,去得也快,无法形成漏斗般的沉淀。据《圆锥体》查询易观千帆数据,2017年4月,美拍月活达到2750万,到了2022年5月,美拍月活仅有880万。2018年美拍因内容低俗问题被责令整改,应用全平台下架30天。

美拍在2015年上线直播,并配备了打赏功能,但没有做起来。据《圆锥体》观察,当前美拍APP已无直播入口,首页内容也没有了直播内容推荐。

腾讯也一直没有放弃对短视频赛道的争夺,并基于自己拥有腾讯视频等优势,将竞争格局放宽在整个“视频”层面上。2018年,腾讯投入30亿给微视,但结果也不如人意。2021年,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宣布,成立“在线视频BU”,由腾讯视频、微视、应用宝整合而成,继续深耕视频赛道。

上述短视频产品大多沦为“抖音和快手”快速发展的注脚,一方面,他们脱胎于PC互联网时期,带有强烈的时代烙印,用户圈层狭窄,另一方面,短视频本身很难支撑起生态循环,为中小创作者创收。

而抖音、快手真正的成功,是通过直播,在商业化上突飞猛进,从而能让创作者快速实现收益。

“做内容的人,能赚到钱,就会更用心地做内容,然后赚更多的钱。”在金青看来,这样的良性循环一旦建立,就是生态的雏形。这个循环的势能和流量越大,生态就越繁荣。目前,淘宝、微信之外,能撑起一个繁荣生态的,只有抖音。

2019年3月,一位大学生玩上了抖音,她经常去广州的高第街、挂花岗淘货,然后拍短视频发在抖音上,不到一年多时间,就积累了30万粉丝,作品收益可能每月只有几百元,大学毕业后,她专门与人合伙经营账号,并做直播,卖货。到了当年11月,她的短视频作品登上了“抖音人气好物榜”TOP3。两天时间,那个视频收获了9.6万点赞,售价199元的高筒鞋,卖出去400多双。

在抖音的UI界面,如果点击左上角的“+”号,它会显示“拍日常”“发图文”“扫一扫”与“我的二维码”,在抖音的拍摄界面,则提供了“K歌”“图文”“快拍”与“开直播”等选项。

相同的趋势也在TikTok上演着,根据《圆锥体》获悉的消息,“TikTok已经向创作者内测开放了3分钟创作权限,采取邀请制。”一位创作者说,用户对内容多样化的需求,和创作者对商业化的需求,共同驱动了这样的变化。

承载着腾讯短视频梦的视频号,从一开始就放弃了短视频与中长视频的区分,张小龙在2021年说,在微信号体系里,是不应该做这种区分的。长短视频的区别只是消费的场景不一样。短视频适合碎片时间的连续消费,而长视频适合有一大段时间来看。

在金青看来,粗糙、易于创作、难以变现等特点,决定了短视频依然会是抖音、快手等平台的基础内容,就像普罗大众一样,基数很大,但绝大多数默默无闻。“脱颖而出、万众瞩目,又充满商业价值的,永远是精品内容。相对而言,中长视频是精品内容更好的载体。”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由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文章及图片非本站所发,由用户投稿自发贡献,如有图片及内容侵权不通过邮件告知删除,而擅自诉讼/敲诈/勒索,本站概不妥协,本站认为是在敲诈,必将拿起法律的武器坚决捍卫自己的权益。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第一时间发送邮件至 30934214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ces.com.cn/10757.html

作者: 投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30934214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0934214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