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常识

好了歌原文及注解赏析(红楼梦中好了歌的寓意和作用)

作者:花辞旧梦 一、一曲悲歌,好便是了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

甄士隐与《好了歌》注解

作者:花辞旧梦

一、一曲悲歌,好便是了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说甚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哪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甄士隐为跛道人《好了歌》所作的注解,初读只感凄凉。对那铿锵音调中所隐含的人世变迁、心态苍茫有所理解,却是近几年在成长中逐渐领会的。

身在红尘,看破和放下都不是容易的事,世事最是搓磨人,而人与人的不同,大约也只在于受了搓磨之后的反应而已。士隐注了《好了歌》,“竟不回家,同了疯道人飘飘而去”,他的看破何尝不是一种悲哀?

二、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士隐居于“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的姑苏,他出场时,是地方乡宦,“家中虽不甚富贵,然本地也推他为望族了”。

嫡妻封氏“情性贤淑,深明礼义”,女儿英莲“粉妆玉琢,乖觉可喜”,有贤妻娇女相伴,膝下无子倒也算不得大缺憾。

因看重士隐人品,葫芦庙里的落魄书生贾雨村常与他交接,士隐也看他风雅,着力资助。因看重士隐地位,严老爷且登门来拜,与他长谈。

这样的甄士隐,却禀性恬淡,闲来观花修竹、酌酒吟诗,不以功名为念。当真神仙一流人品,魏晋名士风度尽显。

人生若能一直如此,士隐以后的日子,该是教养英莲长大,教她识字读书,诗画琴棋,她爱哪些便请了高人来指点,看她长成名门闺秀,为她寻得如意郎君。家中琐事悉数交于封氏做主,她自会打点妥当。待得耄耋之年,看不动书、修不了花了,便晒晒太阳,听英莲叫一声“爹爹”——人生如斯,不枉来此红尘。

甄士隐与《好了歌》注解

三、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然而人生从来不会如君所愿,它会在某个你看不到的地方,给你痛击。

士隐的打击来得很快,那一梦之后,梦里的僧道化了样貌,要士隐舍了女儿,士隐自然不肯。果然元宵节后,“烟消火灭”——英莲被拐子抱走,不知所踪。

“夫妻二人,半世只生此女,一旦失落”,那痛苦可想而知,“昼夜啼哭,几乎不曾寻死”,天下父母心向来如此!

人至中年,还能有什么比儿女更让人挂心的呢?才一月时间,士隐和妻子都病了。那个年代里,孩童被拐子抱走,找回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这一失去,等于永远!

然而这只是开始,士隐的劫难还没有结束——葫芦庙失火了,甄家在其隔壁,“早已烧成一片瓦砾场了”。半世的积蓄、家产,便这样付之一炬,“急得士隐惟跌足长叹而已”,偏偏田庄上也歉收,说什么富贵之家?无处安身立命原来竟只在顷刻之间!

这两劫,一次夺去了士隐的女儿,一次夺去了士隐的富贵。人至中年,可失去的东西毕竟有限,其心情可想而知,谁曾料到命运的转轮竟转得这样快!

四、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两次劫难,虽然让士隐几乎一无所有,但是那不至于让他看破红尘。英莲被拐子抱走,难寻却依然有希望,何况与他共同承受痛苦的还有妻子封氏,于钱财上,他原也不太上心,没有钻营。

甄士隐真正体会到世间凉薄,是在投奔岳父之后。

士隐是乡宦望族时,封家岳丈未必没有巴结,见他狼狈而来,又是另一番待遇。封肃谐音“风俗”,本贯大如州人氏,“托言大概如此之风俗也”,这风俗即是长着势利眼,只肯锦上添花,绝无雪中送炭,见人落魄了,还要落井下石。

岳丈尚且如此,何况严老爷等人,便是得士隐救济的贾雨村,见着甄家夫人,口中说着会帮忙寻找英莲,得知英莲下落却没有告知。从前的宾客盈门,从前的相交与欢,随着钱财势力,全部都一起去了!

他们欢喜的,哪里是甄士隐这个人呢?他们欢喜的,只是甄士隐所拥有的房产名望啊!没了那些,甄士隐不再是甄士隐,而只是落魄乡绅,谁人高看他一眼?

世人向来擅长让人看见自己的窘困,士隐自诩是个读书人,读书人高雅,闻不得铜臭气,生理稼樯等事哪里经营过?落得受岳丈人前人后冷眼相待、说他“好吃懒做”这等侮辱,他的骄傲与自尊如何受得了?《范进中举》描写了众人由瞧不起到巴结不及的丑态,士隐所经历的恰与范进相反。

五、人生一梦,万境归空,不过一首《好了歌》

从望族老爷、高雅名士,到落魄老叟、穷困书生,命运对甄士隐不可谓不残忍。

晚年潦倒的甄士隐贫病交攻,拄着拐杖挣扎到街前散心,看见疯狂落拓的道人,口内念着言词: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句句都唱在甄士隐心上,句句都是他的切身之痛。这一生,享过繁华、有过功名,也曾娇妻爱女相伴、也曾在名流间推杯换盏,于名于利,争抢也罢恬淡也好,终究是一样下场。行至暮年,所谓人生才终于现出真面目,好不凄凉,好不痛心!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这“解得切,解得切”,是甄士隐用一生换来的啊,悲夫悲夫?不悲也,不悲也,看破了便超脱了,士隐不后悔来这一趟,对这一趟所拥有的东西也无所留恋。人生一梦,万境归空,不过一首《好了歌》!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由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文章及图片非本站所发,由用户投稿自发贡献,如有图片及内容侵权不通过邮件告知删除,而擅自诉讼/敲诈/勒索,本站概不妥协,本站认为是在敲诈,必将拿起法律的武器坚决捍卫自己的权益。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第一时间发送邮件至 30934214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ces.com.cn/10729.html

作者: 投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30934214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09342146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